兴教寺事件:转圣物为文物 转文物为抓手

2013-05-13 11:38:33  来源:大公网佛教

 \

千年古刹护国兴教寺

  在一个宗教信仰奇缺的国度,人们对“神圣”与“敬畏”的态度是麻木的。自古遗存下来的宗教圣物无不跌下神坛,成为普通文物。文物部门在文革时期接管宗教场所,文革后长期占据不还的现状给社会留下的深刻印象便是那几块刻有“xx重点文物保护单位——xx塔”、“xx重点文物保护单位——xx寺”字样的冷冰冰的碑牌。人们在一座座空壳寺院中流连驻足,在一座座突兀的古塔下走马观花,大概以为寺院不过是青砖旧瓦的古董,佛教不过是历史的遐想与虚幻。无视寺院宗教场所基本性质的认知已成为顽固的大众心理。

  文物部门是文革暴发户

  对兴教寺的强拆,以“申遗”为名,文物局打了头阵。但对于文物部门来说,巧立名目强占寺院早不是什么新鲜事,要是追究起来,必须用“罄竹难书”来形容。

  宗教法学者徐玉成先生称文物部门是文革暴发户,实在太为恰当。文革时期,僧人被驱逐,文物部门接管寺院。文革以后,文物部门瞬间成暴发大户,其下各级部门就是暴发小户,上下串通一气,联手霸占寺观,劣迹斑斑。

  他们的目的非常直接:敛财谋利。以寺院为核心,文物部门“开发”了多种“外快”渠道。首先,可以将寺院推向旅游业,收取高价门票,这是一大笔收入;第二,寺院内原有的佛像及宗教设施是他们招揽游客烧香拜佛,骗取“功德钱”的天然资源;第三,在寺院内可以搞各种副业,比如香火买卖、算命卜卦、服务餐饮、房屋出租,从中谋取高额利益,还能一并解决部门家属亲友的工作问题;第四,借口文物保护向国家申请维修资金,以肥财政。

  但是,文革后国家宗教政策逐步落实,寺院的管理必须依法回归宗教界。文物部门当然不会善罢甘休,为了长期无理霸占寺院,将其当做私有财产,便百般计度,阴谋阳划,无计不施。

  1989年,国家文物局曾为霸占重庆大足圣寿寺,不惜假传中央指示,欺骗当地部门,企图拖延或者拒绝向佛教界移交圣寿寺。

  1989-1992年期间,开封文物部门为了占据大相国寺,软硬兼施,不惜动用公安力量将老方丈与僧人野蛮驱逐,赵朴老两次写信给中央才解决问题。

  今年年初报道的北京智殊寺被改造成餐厅营业的新闻。市民发现后首先投诉的是文物部门,出面应对的也是文物部门,全无佛教界的事。文物部门对此信誓旦旦表示要查处,但事实上智殊寺并没有归还佛教界,能够被经营成餐厅,如果没有文物部门的默许怎可成为事实?而据报道,这种情况在京城并非独家,著名文物寺观内不乏明目张胆开餐馆、办会所的样板。

  文物部门通过“坚持不懈”的“努力”,将本该生机绵长的古老宗教软禁成死气沉沉的古旧遗物,如同将鲜活之人制成干尸一样来进行展览。他们觉得理所当然,所以兴教寺也不是什么例外,管它是不是有僧人住持。只是这一次,文物部门更找到了可供其狐假虎威的主子——当地政府,“荣耀”地充当其走狗,下至长安区,上至国家文物局。

  他们的思路非常简单,可以概括为两步:转圣物为文物,转文物为抓手。

  转圣物为文物

  兴教寺是法相宗祖庭,兴教寺塔是玄奘大师及其弟子的灵塔,对佛教而言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玄奘大师灵骨的神圣性更是无可替代。它们因佛教而存在,它们首先是圣物。

  这一点,正是当地利用兴教寺塔搞商业开发的最大“障碍”。于是,首先要做的就是“去神圣化”, 令佛教不断贬值,不断庸俗化,成为他们可以利用和开发的工具。“去神圣化”就要给兴教寺定位,西安市级和长安区级的政府工作及申遗规划中都明确提到将兴教寺定位为可供开发利用的文化遗产和经济抓手(包括佛教其他几座祖庭在内)。

  定位明确后,对兴教寺的干涉首先围绕“文化遗产”展开。以“国保单位”的名义,文物部门可以大摇大摆地“修缮整治”,断章取义地为占寺覆上理论的保护膜。以“申遗”的名义,更可以在舆论上发挥“文化”、“面向世界”、“国际合作”的虚论,将占寺一事美化成“远见之举”,必要时更可以把责任推给“国际”。

  不过,要让恶行看上去“合理合法”,光靠一两件漂亮外衣是不够的,体制调整才是关键。而西安当地真是把这一套玩绝了。前面已有文章指出,长安区政府先是“招安”了区宗教局,令文物局在它身上“附体”,以便日后为拆迁的铲车提供“合理”的通行证。

  不过,光有一个宗教(文物)局是罩不住的,西安地方早已特别针对申遗在体质上动了大手笔。

  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于2005年成立了西安国际保护中心,是专为“确保申遗成功”而设。这个中心看似属于国际机构分支,但实际上还要尊西安当地政府为上级管理部门之一。

  该机构多次承办申遗相关国际学术研讨会、申遗工作推进会等,以确立其学术权威性,并在陕西省文物局委托下制作丝绸之路陕西段申遗文本并参与各项申报工作,几乎成为国家和地方文物部门此次申遗工作的直接操盘手。

  更为关键的是,该机构的几位要员同时也是西安当地文物局的要员,都为拆迁兴教寺做过辩解。中心主任郭旃同时是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副主席,一面以“国际专家”身份表示中立,表示要尊重国际意见,转手又大力推动申遗的各项工作。看来,“一人分饰两角”、“一局分饰两角”之“申遗变色龙”实属西安特色,令人叹为观止。

  从宣传到体制,西安当地相关部门,成功炮制了申遗一条龙计划,可谓“国际评估,西安包办”,在广大不明真相的群众面前自导自演,瞒天过海,成功将舆论诱入“申遗”的语境中,同时也将申遗背后的真相悄然遮盖起来。

  转文物为抓手

  “圣物”一旦成了“文物”,文物部门就可以明目张胆地对其直接开刀。只要闭口不提后续的商业开发,不要说大众,就连兴教寺僧人也被“申遗”蒙骗一时。而在阴谋败露后又垄断话语权用各种名义要挟僧团,欺瞒民众。这些漏洞百出、逻辑混乱的理由瞒得了一时,却瞒不过群众的眼睛。实在瞒不下去,居然又开始向舆论施压,迫使媒体删文章,微博删律师账号。总之,一切为了赶走僧人,圈地寺院。

  把寺院占为己有,才能加以开发。文物部门借佛敛财的手法在西安当地早成了“小儿科”。政府盯上的不再是一寺一塔,文物局、遗产保护中心和专家都只是出面圈地的马前卒,其背后则是蓄谋已久的商业计划。此前已有媒体详细爆料,最新资料也再次确认:2011年,《西安建成国际一流旅游目的地城市三年工作方案》中专门提到了“跨国丝路申遗引爆项目”,文中称将整合丝路申遗名录景区,大手笔策划丝路旅游活动;推出高端系列丝路旅游精品线路;开展媒体大炒作,激发西安旅游连环效应。

  “以佛教四大祖庭、八大寺院建设为抓手”,是计划的开端。“高标准规划中国佛教文化展示区,重点打造以兴教寺为代表的宗教文化游大景区”是用抓手将长安区的佛教整体拖出,卖给旅游地产,发玄奘大师财,发佛教财。而“兴教寺”是抓手中的抓手,一旦成为第二个“法门小镇”,不久就会有第三个、第四个……乃至成为“法门小镇连锁”。于是,祖师灵骨被陈列在景区内展卖,佛教祖庭都被包装成“佛教文化展示区”陈列在西安大地上展卖!

  昔日遗留下来的历史难题,让今日的贪婪者得益于昨日的贪婪,升级着昨日的贪婪,刷新着贪婪的极致。“中国梦”热烈地期盼着人文复兴与和谐发展,敢问文物部门,昨天和今天你们以牺牲人文环境为代价谋利益,明天你们拿什么向全社会的“中国梦”作交代?

责任编辑: 储外明
<<>>
22

农历十一月初十星期六

壬辰年 壬子月 丁巳日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