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码“曲江系” 垄断土地和文化资源获利

2013-05-15 16:24:27  来源:南方都市报

  \

大明宫丹凤门遗址,这是复原项目。

\

图解“曲江系”

  公众熟知的曲江系,由西安曲江新区管委会及旗下庞大的文化产业集群构成。近年来,曲江系以一系列大策划、大融资、大手笔,创造了大雁塔北广场、大明宫国家遗址公园、法门寺景区、楼观台道文化展示区等全国关注的旅游项目。

  2007年,曲江新区成为首批国家级文化产业示范区。之后,有多批外省官员前来西安“取经”。2012年9月,非洲法语国家主流媒体团到曲江新区采访考察曲江发展模式。

  但随着项目推进暴露出的问题,人们对曲江系的批评声渐多。2010年9月,《人民日报》发表《陕西曲江模式:曲径通“优”还是通“忧”》,公开批评“曲江模式”。一系列对曲江系的疑问也逐渐产生:曲江新区管委会是什么属性的机构?其文化产业集群以什么方式实现了做大做强?曲江系的核心价值观“曲江模式”,其实质是什么?

  政商关系

  1995年,西安曲江旅游度假区设立,2003年改为现名曲江新区。西安外国语大学旅游学院教授陈锋仪,长期担任西安市旅游高级顾问,他介绍道:“曲江新区是从雁塔区剥离出来的一个独立的有别于高新技术开发区的板块。西安市政府初衷是通过建立这个新区,利用这个地方文化旅游潜在的优势,塑造一个全新的城市会客厅。可是,这个地方并不是一蹴而就的,先期投入的很多地产公司都赔钱了。这充分说明不是有资源就能赚钱,需要合适的商业运作模式。”

  官方资料显示,曲江新区管委会拥有教育卫生局、旅游发展局等多个行政职能部门,但是没有人大、政协等部门。《西安曲江文化产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2011年度第一期短期融资券募集说明书》(以下简称《募集说明书》)介绍,“曲江新区管委会属市政府直属事业单位,局级建制。”“在辖区范围内履行市级管理权限,具有区域内建设项目审批、规划定点、建设管理等职责。”西安市某官员对媒体谈到,曲江新区管委会是“市政府派出机构,事业编制,企业管理。”“各部门把权都授到我们这个地方了,我们是一栋楼办公,一个章子管到底,就是曲江管委会的章子把所有的章子都代替了。”

  作为曲江新区管委会最重要的战略运营平台,西安曲江文化产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曲文投”)在1998年注册成立,为国有独资有限公司。它是曲江新区区域运营开发主体,融资平台,在曲江系公司格局中具有核心地位。

  《西安曲江文化旅游股份有限公司2012年年度报告》介绍,曲江新区管委会通过西安曲江文化控股有限公司来控制曲文投。曲江新区管委会持有西安曲江文化控股有限公司99.83%的股份,而西安曲江文化控股有限公司持有曲文投100%的股份。

  曲江新区管委会和曲文投,在管理层那里完成了政商一体的对接。工商资料显示,曲江新区管委会主任李元,同时是曲文投董事长、西安曲江文化控股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曲江新区和曲文投合一,巨额资产可以直接划拨。《募集说明书》提到,2009年,曲文投资本公积转增实收资本15亿,其来源即为曲江新区管委会向曲文投划拨对大明宫投资集团和陕西文化产业投资有限公司100%股权。

  法门寺一位高层告诉南都记者,“曲江公司在情况不利的时候是政府,有利的时候变成了企业。”最典型的即高尔夫球场事件。2012年,曲文投以“渭河城市运动公园”的名义违建高尔夫球场项目,后被曝光。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中纪委曾派员调查。此事在曲江系内部引起强烈震动。而正是在这样的危机背景下,当年10月22日,西安曲江文化控股有限公司注册,控股曲文投,在形式上切割了曲江新区管委会与曲文投之间的政商合一形态。工商资料显示,10月23日,曲文投的性质由“国有独资”变为“法人独资”。

  曲江系的高尔夫球场计划并不罕见。2012年,陕西省环保厅《关于史记韩城·风追司马文化景区总体规划环境影响报告书审查意见的函》印证了曲江系在韩城的商业计划,“规划区内禁止新建别墅、高尔夫球场、跑马场等项目,湿地保护区内禁止开展旅游活动。”而此前陕文投与延安当地合资的陕西文化产业(安塞)投资有限公司,曾有建设山地高尔夫练习场的规划。

  《募集说明书》显示,在政策方面,曲文投具有垄断地位,可以“在同等条件下优先取得文化产业资源和城市建设资源、地产资源”,而且“还享有一定的政策支持,如曲江管委会通过提供文化产业扶持资金、文化产业风险投资和贷款担保的方式,为文化集团及下属公司解决发展中面临的资金瓶颈。”

  曲文投在曲江新区文化产业工程项目上也具有垄断地位,该部分业务均由曲江新区管委会委托曲文投承建。

  忽然崛起

  在经历近10年的摸索之后,曲江新区快速发展的转折点出现在2002年。“当时西安高新区有个厉害的人段先念。他做的‘田园都市’是个典型的景观式社区,做得漂亮,卖得火爆。于是,西安市政府将段先念直接调到曲江新区,开始了一系列商业化运作,有了今天非凡的变化。”西安外国语大学旅游学院教授陈锋仪说。

  曲江系的成名作为大雁塔北广场。2003年12月31日,曲江新区的作品大雁塔北广场建成开放,点睛之作为亚洲最大的矩阵式八级叠水音乐喷泉。大雁塔北广场从旅游角度而言很成功,开放当天即吸引10余万市民游览。

  西安外国语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教授王天定认为,“大雁塔北广场迎合了陕西人的文化焦虑。以前大雁塔北广场一带是城市‘伤疤’。但是这个广场声光电的现代化,把大雁塔和周围社区的关系完全切断了。老百姓喜欢去大雁塔北广场,只能说他们需要一个喷泉广场。但这个广场是否建在大雁塔边,是一个问题。”

  陈锋仪说:“音乐喷泉一出世,确实震撼人心,不但让到西安旅游的人眼睛一亮,而且让市民有城市归宿感与自豪感。但我当时认为,应该按佛教文化的空间来塑造大雁塔空间。用很现代的手法会破坏这个神圣的佛门空间,没了禅的意境。我提出可以建水面,但不宜搞音乐喷泉广场。但那时西安太落后了,需要一个很震撼的大手笔的东西,这种时尚包装思想占据了绝对的上风。”

  紧接着大雁塔北广场的,是在2005年开园的大唐芙蓉园,中国第一个全方位展示盛唐风貌的大型皇家园林式文化主题公园。陈锋仪说,大唐芙蓉园确立了曲江“高起点、大手笔”的做事风格。

  “大唐芙蓉园与大雁塔北广场项目做完后,曲江新区的土地快速升值。原来曲江没开发、待开发、待拆迁的土地,迅速由生地变成熟地,潜在的价值成为现实的生意。我印象中,那段时间曲江新区每天的土地价格在翻番,今天不签合同,明天价格就变了。”陈锋仪回忆。在两大项目做完后,“文化+景观+地产”的‘曲江模式’逐渐成型。曲江池(南湖)遗址公园崛起后,曲江景观地产开发商与资本高手的形象在海内外成功确立。”

  圈地,造景,炒地,卖地

  “曲江模式”,即曲江系运作文化旅游业的核心模式。

  《西安曲江新区文化产业发展纲要》介绍,“文化旅游业在整个文化产业体系中居于先导和核心地位,是曲江文化产业的龙头和引擎。”“曲江模式”在各项目中基本特征相同,即先在着名文化遗址周围大片圈地,然后进行基础配套设施建设,并炒作文化概念,抬高周边地价。待地价升值后,再高价卖出。其地产的变种即墓地生意。(详见《逐利法门寺》一文)《西安曲江模式:一座城市的文化穿越》一书将“曲江模式”的具体操作手法归纳为“倒序法”:“先一次把城市做足,再让产业进来,资本进来”。

  “这种经营模式(曲江模式)的支撑点是可以置换并产生巨大经济效益的土地。曲江新区靠政策低价拿地,曲文投高价卖地。前提是要有足够的土地储备。于是,圈地、囤地成为必然,这种示范效应的恶果就是大规模的圈地造景运动。”陈锋仪认为,“(曲江模式)还有一个重要的核心要素,就是文化资源足够有魅力,能够产生文化垄断。西安独不缺这样的文化资源。”

  在曲江系的圈地造景运动中,卖地盈利最大的项目是2010年开园的大明宫国家遗址公园项目。整个大明宫遗址区保护改造规划面积为19.16平方公里,其中大明宫国家遗址公园面积仅为3.2平方公里,而周边改造区域面积达12.74平方公里。“周边改造区域”即为“曲江模式”公式中的地产生意。凭借大明宫遗址这一概念,曲江系圈起的12.74平方公里巨量地块迅速升值。一位接近曲江系高层的人士告诉南都记者,“曲江在大明宫项目上赚翻了,几十亿是有的。”

  “曲江承接这个项目后,提出了一个大遗址保护理念。客观地讲,非常棒。因为如果完整地、稳健地按照这个理念去建设大明宫地区,那将是文化型城市的改造样本,”陈锋仪告诉南都记者,“这个浩大的集文化遗产保护、社区改造、未来商圈构建于一体的项目,是一种新型城市综合体建设理念,需要创新性的资本运作,才能够成功。于是,曲江的商业精英运用土地置换的方式有效解决了这个问题,即你帮我建景区,我给你匹配土地,这些土地个个都是黄金地段。”

  大明宫国家遗址公园项目是一个“献礼”工程,其全面建设时间只有一年,“确保大明宫国家遗址公园2010年国庆期间盛大开园”。一位接近曲江系的人士告诉南都记者,“建大明宫遗址公园,有时候碎石渣也填进去。曲江每年光公园维修就花上千万。”南都记者在大明宫含元殿遗址工程附近看到,这个建成时间只有两年的工程,砖石上面有大量“伤疤”,有的砖头整个翘起了。

  兴教寺“申遗”拆迁事件,透露出曲江系炒作“申遗”概念的商业计划。而其已经上马的一大“申遗”商业项目,为汉长安城遗址项目。该项目总占地75.02平方公里,其中遗址保护总面积65平方公里,其余地块为曲江系地产操作留下了广阔的空间。项目启动区域为汉长安城未央宫遗址申报丝绸之路世界文化遗产范围。2011年7月,汉长安城遗址保护概念策划方案汇报会在曲江管委会举行,值得注意的是,参会的国际人士不是知名文物保护专家,而是国际知名规划设计公司人员。

  “‘曲江现象’并不偶然,它是一种独特的城市饥渴症所诱发的必然现象。这种政府主导市场开发的城市经营机制,和我们所处的‘大政府小社会’的社区环境有密切关系。”陈锋仪评价,“我们反思‘曲江现象’,是因为过度商业开发会伤及文化,而西安恰恰是一座世界级的文明古城,有七大系列世界级文化资源。文化景观的重构,要慎之又慎,要走公益化建设的道路。”

  假庙“绑架”真庙

  除了世界文化遗产概念,曲江系打的另一张牌是宗教概念,而主要手法就是用假庙来“绑架”真庙。在曲江系建造的非宗教活动场所的景区中,最有名的是法门寺景区,而最“逼真”的是西安周至县的赵公明财神文化景区。

  宗教活动场所登记证显示,名称为“财神庙”的道观,地址在周至县集贤镇赵大村,负责人 叫 杜 宗 真 。号 码 为“ 宗 场 证 字(陕)D 010130004”。记者从赵大村财神庙管委会处核实到,杜宗真是真正的财神庙的道长,与财神庙景区无关。

  真正的财神庙是一座院落很小的庙,庭院里有一个巨大的元宝造型香炉,正式名字叫“赵公明庙”。旁边的石碑上显示,庙始建于明清时期,为陕西省第五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运营景区的是西安曲江楼观道文化景区管理有限公司,曲江文旅的子公司,60元的门票上写着“赵公明财神庙”字样。

  这个包装成寺庙的赵公明财神文化景区,占地约531亩,仿古建筑众多,规模远远超过真财神庙。景区正中的财神殿,气势恢宏,有34米高,分四层。景区所在地为赵大村,距离真财神庙一公里,该处地方和赵公明身世本无直接关系,但在导游图上却写着一处叫“赵公明墓”的景点。实际上这个景点修建仅两年。

  一位终南山宗教界资深人士告诉南都记者,“景区公司内部有规定,员工对游客都讲是在原址修建的庙。”记者在景区的体验证实了该人士的话。在穿过景区巨大的牌坊后,遇到的一位工作人员说:“这个庙老底子了,有年头了,赵公明就在这里生的。”在另一处卖“招财金蟾”金币的地方,一位工作人员介绍,“老庙以前也在这个地方,这个是重新修建的。”在景区财神殿里,第三位工作人员告诉南都记者,“庙是在遗址上新建的。”

  这个并非宗教活动场所的地方,却放置了不少功德箱,财神殿放置着五个,两侧的庙也都设有。记者从赵公明财神文化景区官网没有查明这些功德箱捐款的去向。

  在曲江系之前,财神庙蕴含的商业价值就已经被人注意了。记者获得的经营合同显示,2008年,周至县集贤镇赵大村四组与张强签订合同,授权张强独家经营管理赵公明庙、公明陵,年限15年。

  2010年春天,曲江系开始打造赵公明财神文化景区,对外宣称这是财神庙。当年三四月份,西安曲江文化旅游(集团)有限公司有人来和赵大村有关人士接触,提出把真正的财神庙关掉,作为博物馆,以后将宗教活动放到景区那里。谈了两次但都没获得应允。

  一位相关人士回忆,2012年5月,曲文投子公司西安曲江文化旅游(集团)有限公司(2012年9月13日全称变更为“西安曲江旅游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曲江旅游集团”)酝酿借壳ST长信(长安信息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置入赵公明财神文化景区等资产上市,引起巨大争议。“后来(曲江公司)把景区的标示写上‘财神文化区’字样,里面的二三十个假道士连夜让回去了。他们当时说这是财神文化景区,盖得像庙但不是庙。”长安信息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于2012年9月26日名称变更为西安曲江文化旅游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曲江文旅”。2012年9月28日,“曲江文旅”作为曲江旅游集团子公司正式登陆A股市场。

  输出克隆产品

  “如果否定曲江模式,就是否定西安市这几年来的发展路子。”2010年面对《时代周报》记者采访中,西安市某官员引用另一位官员的话说。“曲江模式”并未因质疑遭否定,获得政策层面支持,它不断向外辐射。

  曲江系对外输出“曲江模式”的运营平台为陕西文化产业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陕文投”)。以陕文投为核心,曲江系在陕西省内布局了文投系公司群。工商资料显示,陕文投注册资本20 .33亿元,从事重大文化产业项目战略投资、融资和风险投资等。陕文投法人代表和董事长是段先念。段先念也是西安市副市长、曲江新区党工委书记。

  股权结构表显示,陕文投具有曲江“血统”。陕文投有四大股东。其控股股东曲文投,投资11 .43亿元,股份65 .58%,入股时间为2009年6月22日。曲文投控股保证了陕文投“曲江模式”的路子。

  为了拥有省内发展的便利性,陕文投在三个月后又吸收了延安和榆林的资本。2009年9月22日,延安市鼎源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注资1亿元,占股5.74%;榆林市城市投资经营集团有限公司注资1亿元,占股5.74%。

  为了让陕文投拥有省级国企的血统,2009年,陕西省财政厅给陕文投注资4亿。这一数字在2012年增至6.9亿,占股33.94%。陕西省财政厅的注资使得陕文投成为正厅级单位。陕文投某负责人曾对媒体记者谈道,“我们到各个地市去,人家都是地市级,假如说这个公司没有级别,你能跟市长对话吗?能跟市长谈我们怎么发展吗?没办法!”

  曲江系靠巨额贷款来运营其大手笔。其多家子公司上市计划至今只有曲江文旅实现。在巨债压力下,曲江系不断寻找新的文化资源和土地,而陕西省内各地普遍缺乏曲江系的策划、运作能力,双方往往一拍即合。2012年榆林市高层称要“赴西安等地就陕文投集团已建成项目进行考察,在开阔眼界的同时要学习先进理念”。

  2010年6月23日,陕西文化产业(韩城)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韩城文投”)成立。这是曲江系的典型克隆产品。韩城文投是由陕文投与韩城市政府及韩城当地6家民营企业共同出资成立的国有文化产业投资企业,注册资本金10亿元。工商资料显示,韩城文投的法人代表和董事长为韩城市民营企业家丁沛生。但韩城文投的控股方为陕文投。韩城文投正开发陕西韩城市从古城到司马迁祠这一区域。(详见下文《韩城古城:拆除式保护?》)

  曲江系其他的省内克隆体包括延安文化产业投资有限公司、陕西文化产业(安塞)投资有限公司和榆林文化产业投资有限公司等。2011年年初,陕文投成立了黄帝陵精神家园项目组,要结合声光电等高科技元素建立黄帝文化感受区。

  在曲江新区官网一篇《曲江新略》的文章中,曲江系这样描述自己的扩张之路:“曲江就是要借万众之力而推城改,借城改之机惠及万千百姓,引爆一场新型城市化革命的暴风骤雨。”

责任编辑: 储外明
<<>>
22

农历十一月初十星期六

壬辰年 壬子月 丁巳日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