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教寺:若我从人间蒸发 就为我放一场焰口

2013-05-25 08:41:43  来源:大公网佛教

\

兴教寺命运倒计时:如果我从人间蒸发,就为我放一场焰口

  “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是诸葛亮对国主的忠心陈表,也是他一生的真实写照。然而,面对5月30日的拆迁大限,这句话真真要被用在兴教寺身上吗?一座护国护教的千年祖庭,它对祖国对人民的守护使命是否必须走到尽头,上演“死而后已”的悲壮?

  申遗,本该是充满人文关怀的呵护,而在曲江系给兴教寺扣的“违建、整顿”口径中,一座活生生、法味浓浓的兴教寺“被病入膏肓”了,曲江系这只吸血鬼带着临终关怀的姿态走来,食其肉,喝其血。

  申遗,成了国人扬眉吐气的一种方式。九十年奋斗,六十年风雨,三十年激荡,在巨浪滔天的经济狂潮下,“赶英超美”的口号并没有随着那个时代远去,而是深深地扎根在几代人的心里。因为落后,才要赶超;因为不自信,才渴望扬眉吐气。戴着“发展中国家”的帽子站在“发达国家”的脚下举头仰望,总有一分自卑无法回避。

  梁漱溟先生说,中国文化早熟,在“物、心”两阶段的发展过程中,极早进入第二期。西方的第一期文明始终将力量放在认识“物”、利用“物”上。中国文化则重在处理“心”上的事,始终将“如何认识别人、如何处理好人际间的关联、如何认识自己”放在最首要的任务上。重心灵、轻物质,这本是中华文明的优越之处,但却被百年来的物化价值观强势打压,成为国人心中的伤痛。

  当“中国梦”提出,传统文化、民族精神作为国家的核心力量开始全面复兴时,经历了物性文明的扫荡、心地如荒漠般贫瘠、在这片心性文明的热土上成长起来的人,因着一份与灵魂和信仰无法割舍的深情,乘着中国梦的翅膀,本能地开始寻找生命的真实归宿,回归信仰,重拾自信。长久的信仰空虚,使这个浮躁的物欲社会从家徒四壁的穷百姓到家财万贯的巨富,从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到位高权重的大人物,人人都希求一份信仰的呵护。

  然而,伴随而来的却不是宗教政策的完善和落实,而是门庭若市的佛教寺院景区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信仰回归了,无底线者的生意风生水起了,你有“宗教渴求”,我就有“宗教供应”。但谋利者清楚,离开寺院这个基地,他们就一无所有,所以拆房、驱僧、夺寺的戏码上演了,“申遗”虚假国际广告的铁腕惊现了。

  一份对生命的珍视,可悲地成了投机者的商机。在“吸血鬼”眼里,佛门不是净化人心的净土,而是敛财的摇钱树。一群商人经营的“宗教”,除了榨干信仰渴求者口袋里的票子外,无法给予半点信仰关怀。九十年奋斗,六十年风雨,三十年激荡,被物质巨浪折腾得精疲力竭的可怜人们,在敞开胸怀拥抱信仰的那一刻,原以为的无限光明和希望,被“挟佛敛财”的商业绑架猛泼冷水,心灰意冷,心灵的最后一方净土成了最黑暗的深渊。当宗教不再是永远供灵魂休憩的家园时,人类底线的生命关怀将不复存在。

  “千秋大义不容轻,中华脊梁中华魂;解脱天与大乘天,古今共仰中华人。临终垂训最伤心,草席包裹百年身;国君罢朝倾城纪,守塔尽孝有终生。深山寻迹泪海倾,自古沧桑谁述评;草席裹身终不保,为全灵骨塔无名!”明贤法师于玄奘塔前的凭吊诗,每次读来心灵都备受震撼。面对兴教寺的拆迁大限,心中五味陈杂。

  网上流传的一段兴教寺僧的对话,不吝以“白色恐怖”来形容。可以想见,僧团时时面临着头顶达摩克利斯之剑随时落下的危险,仍然有僧人勇敢站出:

  “如果我人间蒸发了,你就放一场焰口为我招魂。”(供稿人 袁芳)

责任编辑: 储外明
<<>>
22

农历十一月初十星期六

壬辰年 壬子月 丁巳日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