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教寺:宗教教化功能是商业伦理最佳保障

2013-05-25 08:47:10  来源:大公网佛教

\

兴教寺事件:宗教教化功能是商业伦理最佳保障

  当千年古寺兴教寺面临被强拆的命运,玄奘大师的灵骨沦为经济的抓手。幕后黑手曲江系其粗暴的发展模式,短浅的经济眼光和贪得无厌的欲望也逐渐浮出水面

  在曲江新区官网刊载的《曲江新略》一文中,曲江系这样描述自己的扩张之路:“曲江就是要借万众之力而推城改,借城改之机惠及万千百姓,引爆一场新型城市化革命的暴风骤雨。”

  应该这样注解这段话:曲江就是在骗吸万众之金,用强拆推进城改,亏空体制,肥己腰包,亮己乌纱,殃及百姓,引爆一场城市性摧灭宗教的暴风骤雨。

  段副市长不无得意地称自己为“城市文化运营商”。其所谓“运营”、“大手笔”就是大拆大建,好大喜功,就是无休止的折腾,直至把人民的钱都折腾进自己的腰包,把宗教都折腾进假寺院当提款机直至毫无利用价值时。其所谓的“将文化工作”做好,就是保证提高各部门的经济利益。

  但是,曲江系在运营的是中国人民千年以来的生命信仰,所盗攫的是古老民族的宝贵文化,正在摧毁的是一脉相承的人文精神和立身立国之根本。

  国家要富强,社会要进步,但难道一切都应该为经济让路?难道区区商业之利就可以公然凌驾于信仰之上?发展经济,为什么非要绑架信仰、蹂躏信仰乃至牺牲信仰?!

  如果说发展经济要让资本说话,让市场调节,那么曲江系的做法恰恰就是对市场经济精神的背离。

  商业和信仰,不是非此即彼的对立,相反,宗教的教化功能本是商业伦理的最佳保障。

  哈佛大学教授迈克尔•J•桑德尔在《金钱不能买什么》一书中提到:“我们为什么对我们正朝着一个一切都待价而沽的社会迈进感到担忧?因为它所关注的不仅是不平等和公平的问题,而是市场所具有的那种侵蚀倾向。对生活中的各种好东西进行明码标价,将会腐蚀它们……当我们决定某些物品可以买卖的时候,我们也就决定了(至少是隐晦地决定了),把这些物品视作商品(即谋利和使用的工具)是适当的,但并非所有的物品都适用于进行这样的评价,如健康、教育、家庭生活、自然、公民义务以及信仰等等。因为这种做法无法以适当的方式对人作出评价——人应当得到尊严和尊重,而不能被视作创收的工具和使用的对象。”

  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陈少峰所说:不能拿文化事业做产业。宗教不能成为经济发展的牟利工具。直接把宗教作为产业发展的筹码,是任何一个现代文明的经济体都十分罕见的怪现象。宗教经济学大量的研究结果都已经表明,发挥宗教的教化功能,是让宗教促进经济发展的最有效方式。宗教文化无论从从改变经济主体的经济态度到其所传播的利他主义情怀、法律意识以及团队精神等外部性,都是市场经济健康发展有力的润滑剂和推动力。

  西方资本主义发展早期,人们多看到其背后的原始利益驱动,却忽略了新教作为资本主义伦理精神的根源所起到的根本性道德与信仰导向的作用。经济学之父亚当斯密曾在《道德情操论》里指出真正的市场经济,充满人文关怀和道德情操,而不是满眼钞票符号;真正的市场经济,不是建立在自私的唯利是图,而是建立在关心他人命运,利益他人的基础上。

  在我国的市场经济建设过程中,无论是传承至今的中华心性文明还是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都一直为其健康和谐发展保驾护航。但是,总有一些正当竞争的失败者,带着种种不甘的酸味、自以为是的小聪明和昭然若揭的贪欲,利用手中职权,打着以神圣谋私利的主意。消解了正信的宗教人文价值后,再利用宗教的外壳,以歪曲的宗教形式牟利,这导致的必然是正信宗教精神的扭曲、迷信的泛滥,甚至是催生邪教的祸端!

  经济学领域中对发展和增长一直有着清晰的界定。利用佛教为经济做抓手,即使是带来了GDP的增长,也决然不是发展。因为区别发展与增长,至少有一点可以作为标准,那就是,发展一定是保留着对人的基本尊严的尊重,保留着道德的底线。否则,所谓的增长,本质上与贩卖人口带来的收入没有任何本质的区别,因为它只是基于对人格尊严的践踏。

  李利安教授指出:“兴教寺全称‘护国兴教寺’。兴教就是佛教的兴盛,就是文化传承与文化传播,就是人心的净化与社会的教化,而护国就是国家的发展,社会的进步,包括本次申遗。佛教护国的关键不在于促进城市扩展与旅游开发,而在于文化的传播和人心的净化。心净则国土净,心平则天下平,只有兴教,才能护国。”

  曲江系自称“曲江模式”是“经济搭台,文化唱戏”,但如此将宗教文化与经济强行嫁接,用经济包办信仰,要利益不要信仰,要空壳不要内涵,无疑是对宗教的摧毁,对城市、社会和大众利益的严重损害。

  把僧团圈禁在利益的大观园里,已故的僧人灵骨他们要用来牟利;活着的僧人家园他们要占领,“活体传承”的佛法,他们也要成为自己抓钱的工具,生是为我赚钱的人,死是我为赚钱的魂。这简直是把佛教把僧人抽筋扒骨再喝血。试问这样的景区,谁敢去?这样的GDP,谁敢要?这样的钱,谁敢花?(供稿人 袁芳)

责任编辑: 储外明
<<>>
22

农历十一月初十星期六

壬辰年 壬子月 丁巳日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