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教寺“被申遗”让僧团和大众居士傻了眼

2013-05-31 17:06:40  来源:凤凰网

  核心提示:兴教寺申遗事件,经过几个月的发酵和僵持,随着不拆信息的扩散,已经从炙手可热到逐渐冷却。然而,淡出舆论焦点的兴教寺拆迁事件却始终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官方没有人公开出面澄清事件,僧团被集体禁语。坊间传闻众多,唯独听不到当事双方的公开陈词,难道这不令人感到奇怪吗?即使兴教寺事件真是错综复杂且不堪回首,也应该给公众一个说法,给佛教一个交代吧。兴教寺法师南山听梦撰文指出:兴教寺拆迁事件,相关管理者至今无法给出一个明确的答复,这种暧昧的态度,似乎在暗示警告公众,当公共公关危机解除了,强拆可以变成和平渗透,可以通过完成“CEO本地化”的模式,寻找培养或空降一个具有僧人身份的代理者,建成一个“新东印度公司”,那时对兴教寺和玄奘塔的占有就更隐蔽了。

卧佛殿已开工换瓦,强拆已转化为内部整治方案开始实施

  兴教寺申遗事件,经过了几个月的悄然发酵,已经从炙手可热到逐渐冷却。然而,淡出舆论焦点的兴教寺申遗拆迁事件却始终没有一个明确的结论,或者说官方没有人公开出面澄清事件。坊间传闻众多,唯独没有当事双方的公开陈词,难道兴教寺事件真是错综复杂不堪回首吗?

  管理者如是说:“兴教寺申遗是政府定下来的工作。”那么,管理者能决定兴教寺申遗的标准吗?谁赋予了管理者这样的权利?可以在僧团及公众均不知情的情况下,一纸公文通知,就要动工拆迁或换瓦?当僧团得知申遗必须拆除兴教寺基本生活设施建筑事,僧团和大众居士顿时傻了眼!我们不明白,申遗为什么一定要以毁坏宗教建筑为前提?是谁绑架兴教寺强行上演了这场申遗的包办婚姻?

  当长安区政府某负责人拍着胸脯向上一级领导表态,保障5月30日完成拆迁时,兴教寺僧团大众都不认识你,你怎么能证明你在兴教寺做过调研工作呢?你就不怕兴教寺的护法大众把你当成黑社会继而报警吗?当日兴教寺僧团被你一句“没文化”训斥丧失了向政府陈述困难的机会,你只知道向领导表态克服一切困难完成拆迁,你有没有想怎样向公众说明此事?

  当学术不能自由当舆论不能开放,宗教不再神圣,当道德不被重视,当经济指标成为官员升迁的晴雨表,法律也就成了腐败的孪生姊妹!这种“唯钱论”将认识世界的标准单一地沦为“物质唯一性”,于是,文明被践踏和否定,人的第一属性,也不再是“马列主义学者”所谓的社会属性,而是动物属性了。

  兴教寺申遗不申遗,申遗成功不成功,不重要。重要的是要搭上申遗这辆难得的便车,完成玄奘塔和兴教寺管理使用权的转移!就像法门寺文化景区的建设活动,潜移默化地完成对佛指舍利的占有和使用。所以一旦强拆或者内部整治方案开始实施,就是对佛教界“新护法运动”的公然挑衅,也是对护持兴教寺的佛教僧团及佛教信徒的无视和漠然。直到今天,玄奘塔和兴教寺的使用管理权归谁问题,仍没有一个明确的结论。我们不明白,管理者似乎为什么只有权力决定兴教寺申遗,却没有权利宣布兴教寺不申遗?我们不明白,联合国科教文组织是一个民间组织还是一级行政机构?如果是民间组织,它有说明权利决定兴教寺申遗或不申遗吗?如果是一级行政机构,中国的事为什么由外国机构说了算,这是名副其实的丧权辱国!

  兴教寺事件在经历广泛的社会讨论后,管理者依然不动声色,难以“收回成命”,这是一种什么心理!说到底还是封建文化在意识形态中的毒瘤!那些玩弄权柄,明哲保身的阁老们,民不可欺,祖不忘!为什么玄奘大师灵骨要等一个“莫须有”的组织来草菅中华民族的文化命脉?

  兴教寺拆迁事件,相关管理者至今无法给出一个明确的答复,这种暧昧的态度,似乎在暗示警告公众:当公共公关危机解除了,强拆可以变成和平渗透,可以通过完成“CEO本地化”的模式,寻找培养或空降一个具有僧人身份的代理者,建成一个“新东印度公司”,那时对兴教寺和玄奘塔的占有就更隐蔽了,那样,我们的民族真的就只剩下躯体,成为没有灵魂。我们的国家只剩疆土,没有民族。

  如果兴教寺僧团失去了和社会群众的联系,失去了教化一方的宗教职能,这就等同于兴教寺斩断了自己的生存之路。等同于丢失了指导众生“开示悟入” 诸佛知见的释迦本怀。那样的佛教,恐怕已经不能了凡入圣,不能教化一方了。而樊川也就不再是拥有八大寺院的人文盛地,长安不再是六大祖庭的释迦第二故乡。举一反三,如此类推,整个中华文明恐被割裂和终止,这里将变成一座纸醉金迷的风月场!孰重孰轻?

  兴教寺事件若不能跨过官本位,经济本位,政绩形象的桎梏,那就是一群西装革履的达官贵人,在表演一场数典忘祖的愚民把戏!而置身于兴教寺的僧人们,我们留给后人的只能是叹息吗?

  其实不然。因为,除了叹息,我还有呼吸,还有为法忘躯的勇气和信念。

  结庐方外之方,栖居南山之南。观听自在,欣赏着众生的升华——我的前世来生。芸芸众生同怀视之,于生死之外,哀我生民,不忍圣教衰!(作者 南山听梦)

责任编辑: 储外明
<<>>
22

农历十一月初十星期六

壬辰年 壬子月 丁巳日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