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一位僧人眼中的《法海你不懂爱》”

2013-01-28 08:08  来源:大公网

  

明贤法师重走玄奘大师当年西行取经道路(图片来源:杨居士)

  编者按:近期,内地娱乐“神曲”《法海你不懂爱》蹿红流行,但戏谑的词句和唱法完全不尊重佛文化的历史和事实,佛教界人士的感情受到巨大伤害。明贤法师挺身护持佛法僧三宝,呼吁佛文化传播正能量。法海禅师,是中国文化与汉传佛教举足轻重的巨匠与功臣,不应为后人所遗忘,更不应该被戏谑!文艺同仁、诸位信众,当肩负起护持之责!如此,借助文化传播的正能量,我们祖国展现给世界的,就不仅仅是经济的逐渐富足,更有着璀璨文明的大智慧,与博大深广的人文精神!

  拙作“一位僧人眼中的《法海你不懂爱》在博客上发表以来,受到网友的关注和热议。对于持有相同观点的网友的力挺,深表感谢。而对于有些网友所谈到的不同意见,这里不妨再谈一谈。

  总结一下,反对的意见不外有三点:一、此法海非彼法海;二、歌曲的取材来源于民间传说,该负责的不应是当代人;三、区区一首自娱自乐的小歌,何必小题大做。

 

  关于第一点:此法海非彼法海

  是否可以说,在《法海你不懂爱》中的“艺术法海”,与同名影射效果下佛教原型中的僧人身份、及法海禅师其人毫无关联?

  “同名认知”成了这里的主要话题。

  正如网友“素书堂主”说:

  站在社会心理的角度说,歌者是以“不改名”并“用真名”的方式,而使用大众对于法海禅师的历史性“同名认知”,释放“僧、爱”等暧昧信号,来推动群众古今对照的“身份刺激”效应,获取群众响应。既用真名,而真名沿革又并非其他来源——歌中法海依据《白蛇传》法海,《白蛇传》法海依据金山寺法海,金山寺法海就是身为唐裴休宰相之子而出家成道的法海禅师,这段历史佛教没忘掉。不能以“爱”之名戏谑无底线(从影射实效方面说)。不能说,昨天借人钱,睡一晚以为人家忘了,今天就说没借钱,这叫不负责任。佛教对于法海禅师的历史,从来不需要借《白蛇传》去了解,所以从冯梦龙的“白娘子永镇雷锋塔”到今天《法海你不懂爱》,佛弟子从来不会认同“彼此无关”之说。如果这段历史真的无法记忆,也无话可谈。而这段记忆,佛教从未遗忘过。

  可见,有识之士还是认同,歌中的法海禅师与历史上的禅师是分不开的,同名的连带效应直接影响到现在僧众的根本形象。身为佛弟子,自己的祖师惨遭调侃,必是不会袖手旁观的。此事关系到,作为一门重要宗教的——佛教,在当前这个和谐社会中的地位和作用。佛弟子无心、也无力干预社会人士的娱乐嬉戏,但当一位功载千秋的禅门宗师也被“娱乐”时,一定会有一个声音说“不”。

  关于第二点:歌曲的取材来源于民间传说,该负责的不应是当代人

  我们不妨一起梳理一下关于“白娘子”的由来。

  在历史上,法海禅师是苦行得道、深受地方民众敬仰的金山开山祖师,他公案众多,但从来没有拆散别人家庭的历史说法。史书中仅有一则驱赶咬伤人兽的白色蟒蛇进入长江的记载。想必,冯梦龙的《警世通言•白娘子永镇雷锋塔》正是由此而得到的灵感。

  明末作家冯梦龙在创作《警世通言•白娘子永镇雷锋塔》的故事中,法海禅师是一位真正的有道高僧。但是,在后人演绎的地方戏剧《白蛇传》版本里,逐渐将法海禅师塑造成“破坏美好爱情的糊涂僧”。

  这种对官本的篡改,与明清时期,封建礼教对人们心灵的禁锢而激起的反叛不无关联。在现实中无法实现的梦想,只能在故事里寄予“反封建、反专制”的期盼。恰巧彼时也是佛教衰微的阶段,所以将法海禅师作为一个礼教的代表,描写为不通情理地去“干预世间美好情感”,也是安全且不会遭到非议的。这个后续的演绎故事,在那个时代,有着它特定的存在空间。

  现在的《白蛇传》已经很难说是哪一位作家的手笔,在版本的发展过程中,不同历史阶段所整合的内容也在不断变化,随着人们所寄予的价值观的演变,“艺术的法海”所承载的价值观也一直在变,大多数艺术作品引夺了大众对于“法海禅师佛法意义”方面的知情权,并以讲唱戏曲等方式广泛传延,本色法海禅师的精神内涵被逐渐消解,并被冠以不同时代的大众意愿,仍用法海禅师实名,却拒绝了禅师真实的佛法意涵。

  后来版本中,为了反衬爱情故事的冲击效果,法海禅师终于成为了“封建伪善”的全部代言人,这不仅出于简单的“反衬真善”目的,其中已多少杂糅了历来文化认知中,将世间情感与“佛教出离心”之间进行的人为对立。

  但是否对立呢?佛教二真理(二谛——神圣、世俗)的和谐精神,在深度认同人世间的不圆满性时,铺开对于生命真谛的全面追求,“如来终不在天上成佛也”,佛教没有抛弃世间,“万丈红尘,是佛子立足处,也是转身处”,六祖说“离世觅菩提、恰如求兔角”,佛教的出离精神,是化解自我入世和出世矛盾的一种具体努力,佛弟子在这种内心张力的消解中前行,不可能形成如“艺术法海”般对于大众情感的强势干预。不只不干预,还时刻关心大众生命的安乐与否。

  出离心,是在独立状态下进行“存在大反思”以后,才诞生的生命关注。这种负责任的关注同样面对所有人。如此重要的生命责任和反思,是宝贵而不该被调侃的!但不少文艺作品的“法海描述”,径直将其拉到了佛教精神的反面,是“不符合佛教精神的典范”,这是法海禅师身上不可能发生的事,却被一直附着在法海禅师的名义上,这种扭曲现象是不应该继续的。法海禅师本不可能强势干预世间情感,何必非要用佛教形象来反衬情感的真善?何必非要将佛教僧人假定成为情感矛盾的制造者?

  我们衷心希望还原法海禅师真正的佛教面貌。虽然影射与调侃不是由《法海你不懂爱》开始,但希望能够在此结束,这是时代进步的需要。我们不回避当代佛教界仍然存在的不足,但改良要有空间,还原历史则是重要的、大众共需的改良空间,否则,佛教进步的路会被人为堵死!

  已经作古的人所犯的错误,和已经有一段历史的错误,不能成为今人将其延续的理由。错误虽然不是在这里开始,但我们探讨的是:在这里结束!

  我们没有能力去涂抹一个民间故事在几百年来留下的印记,却可以选择尊重历史和事实,书写更好的未来。跟随人类文明前进的脚步,在宗教文化日益受到重视的今天,还原历史人物的本来面目,还法海禅师一个清白。

  关于第三点:区区一首自娱自乐的小歌,何必小题大做?

  当一首歌被有意识地安排出现在大众传媒上时,它的作用就再也不是自娱自乐了。

  正是因为现代化的传播手段,使得一个作品可以一夜蹿红,成为几亿人的谈资和模仿对象,所以在创作的时候更应该慎之又慎。

  看看文艺作品带来的影响吧!

  鲁迅先生尊玄奘大师为“中国的脊梁”,自唐代至现代,印度人因玄奘大师而知道大唐和中国。但遗憾的是,在玄奘大师的故土,世人却只知有“唐僧”而不知有玄奘大师,而类似的悲剧同样发生在法海禅师身上。

  有网友说:“70后认为法海为了收妖而为难白蛇,80后认为法海喜欢白蛇而为难白蛇,90后认为法海喜欢许仙而为难白蛇”。因不当的作品带来的大众无意识的宗教戏谑没有底线,任其发展,实在令人有数典忘祖之忧!

  《白蛇传》里法海禅师的形象与真实的历史人物相距甚远,不应一直安置在真实法海禅师的名下作“否决式”宣传。

  由此,更可以看出,文艺作品对历史传承及历史人物塑造的影响之深远。一个有历史责任感的创作者,在这方面应该谨慎抉择。

  于是,有网友提出了文艺创作的“道义”考量。

  网友“湛卢-纯钧”说:“可见,当初进行娱乐创作时,对于娱乐对象进行考察是多么重要,‘护心(维护大众的善意)的考量’是多么重要、是多大的善举?”。

  今天,我们要点醒的不仅仅是一首歌和一位演唱者,我们要呼吁:终止一切对佛教神圣性事件和人物调侃戏谑的娱乐之风!

  令我深感欣慰的是,所有参与此次讨论的网友们,都是带着对佛教信仰和历史人物的敬重之情,引经据典,有理有节。

  对于歌者来说,道歉当然是在千载佛门面前受人尊重的重大善举,是对祖国文化传统的尊重,是令人肃然起敬的勇气和智慧,必然受到广大佛教群众的热烈欢迎!但,这毕竟是我们无法左右的,也只关乎其个人的认知和修养。

  讨论所带来的,社会大众对佛教宗师——法海禅师的重新认识,以及所达成的“娱乐不可无底线”的共识,才是我所欢喜和赞叹的最终目标。

  更深远地看,我们有些讨论的价值,已经超越了娱乐群体与信仰群体的范畴。进入二十一世纪的中国,在政治、经济、文化等各个领域参与到国际社会的沟通与交流。此时,我们不仅需要热切地迎接传统文化回归,同时更应该将中国社会的核心价值观贡献给世界。

  很多国家就是通过宣扬他们的民族英雄,而将他们所尊崇的“公平公正”,“自由平等”的价值观传播给世界各国的。

  而作为祖国历史上重要的精神与文化奠基者和传承者,孔子、老子、玄奘大师和法海禅师这些圣贤,是理应受到后人敬仰与正面宣扬的。我们希望,少一些破坏和谐的“艺术法海”,多一些刻苦求道的“勇者法海禅师”;少一些怯懦柔弱的“唐僧”,多一些民族脊梁的“玄奘大师”;少一些佛教信众的“有苦说不出”,多一些艺术创作者对于宗教情感的理解与尊重!

  如此,借助文化传播的正能量,我们祖国展现给世界的,就不仅仅是经济的逐渐富足,更有着璀璨文明的大智慧,与博大深广的人文精神!

 

  附:法海禅师略传

  法海禅师是唐代名相裴休之子,俗名裴文德。其父裴休宰相,字公美,唐代济源地方裴村人。出身名宦之门,世代奉佛。裴休宰相于当时各宗派教旨均深入研究。他在唐代长庆年间(821-824)考中进士,历任节度使、礼部尚书、太子少师等职。大中六年(852),裴休升任中书门下平章事(宰相),居相位五年,为官廉洁、治理有方、博学多才、文书俱佳。其身后《新唐书》、《旧唐书》都曾为他立传。

  据《金山寺志》记载,少年的裴文德便接受父命,并由父亲亲自送往湖南沩山去修行,拜在当时禅门沩仰宗创始人“灵佑禅师”足下为弟子。获赐法名“法海”,人称法海禅师。剃度以后,其师灵佑禅师日日命其苦行,前后为常住劈柴有近三年时间,又为常住五百余僧众运送生活用水近三年时间。有时实在辛苦,也会略动念头。一次,他大汗淋漓地担着水桶自语:“和尚吃水翰林挑,纵然吃了也难消”。这一语之下,每一餐大众吃完饭都肚子不舒服,饮食不能消化。师父灵佑禅师听说了这件事以后,于法海禅师每日来身边小参时,意味深长地对他说:“老僧打一坐,能消万担粮”。从此,大众腹中隔阂即完全解除。法海禅师深感惭愧,即收摄身心,苦行服务大众僧。

  禅师的胞姐曾因挂念亲弟弟,远道由都城往湖南地方看望弟弟。不忍法海禅师长途往来运水的折腾,乃向寺院施舍脂粉钱,为常住修建了工程浩大的饮水磵,当地民众美其名曰“美女磵”,从此解决了沩山全山大众长途搬运生活用水的困难,直到今天,这条饮水间的磵石还依稀存在。造磵通水的相关公案,在禅宗丛林传为佳话。

  不久,法海禅师行单上的苦行生活圆满结束,开始三年的闭关修行。各类劳作外缘均通身放下,一心参禅。三年圆满时,不开关门,师父灵佑禅师亲自到关门外直呼“法海”之名。禅师在关中应声而出,关房门窗毫无损坏,是圆满得道的标志。一时间,合寺内外僧俗大众皆来亲近问道,为避俗晦,乃受师命,游历江西庐山等地,终至江苏镇江氏俘山的一片荒林中驻锡禅修。

  时隔不久,由当地信众说明,乃知氏俘山中自己的驻锡之地于东晋时曾建过名为泽心寺的道场。在密林的荒烟蔓草间,禅师居然寻获到已被毁坏的残佛,于是,法海禅师燃烧一节指,誓愿重修道场,为众生树立伽蓝。于是开山挖田,刻苦劳作,渐渐赢得当地民众支持,开始建设寺院。

  在一次挖寺基时,意外掘出一批黄金镒(镒:音‘议’,古代重量单位,20两为一镒),法海禅师决定将其上交镇江太守。太守李琦将此事奉奏皇上,唐宣宗深为感动,敕令将黄金直接拨发给寺院常住,作为朝廷香仪,助修寺院,并敕弃“泽心寺”名,立寺院名为“金山禅寺”。法海禅师成为金山禅寺开山初祖。后世禅和,都深深敬仰!

  寺院完工以前,禅师一直在金山寺侧的一个山洞中禅修,后来成为远近闻名的禅窟,是颇有影响的“法海禅师禅修洞”。经过漫长的艰苦创建,金山禅寺最后圆满建成,成为江南地区佛教界最大的禅宗丛林,名震古今。法海禅师也被亲切地称作金山寺“开山裴祖”。

  历史上,真实的法海禅师,是苦行得道、受到整个江苏地方民众敬仰的开山祖师,从来没有拆散别人家庭的历史说法。史书中仅有一则驱赶咬伤人兽的白色蟒蛇进入长江的记载。

  当年,裴休宰相送儿子裴文德出家时,曾作有《警策笺》,字字句句劝勉儿子勤奋学道,朴实而感人至深。后来,该文被禅宗收入《禅门日诵》一书中,成为禅宗修行者人手一册每日必诵的功课本。禅林麾下,禅和子们经常要读到这篇《警策笺》,在这篇策励入道文字的鼓舞之下,多少禅和子走上了为求得生命真谛而刻苦修行的菩提道!裴休宰相与法海禅师父子情深求法爱道的历史,成为禅门的千秋佳话,是命脉般的、宝贵而不忍亵渎的禅门精神源泉。《警策笺》文曰:

  汝及出家须立志,求师学道莫容易;

  烧香换水要殷勤,佛殿僧堂勤扫拭。

  莫闲游,莫嬉戏,出入分明说处去;

  三朝五日不归家,妙法何曾闻一句。

  敬师兄,训师弟,莫在空门争闲气;

  上恭下敬要谦和,莫轻他人自逞势。

  衣食难,非容易,何必千般求细腻;

  清斋薄粥但寻常,粗布麻衣随分际。

  荣华止在紫罗袍,有道何须黄金贵;

  解三空,明四智,要超初果至十地。

  礼观音,持势至,别人睡时你休睡;

  三更宿尽五更初,好向释迦金殿内。

  点明灯,换净水,礼拜如来求智慧;

  报答爹娘养育恩,天龙八部生欢喜。

  又偈:

  含悲送子入空门,朝夕应当种善根。

  身眼莫随财色染,道心须向岁寒存;

  看经念佛依师教,苦志明心报四恩。

  他日忽然成大器,人间天上独称尊!

  法海禅师与裴休宰相,是中国文化与汉传佛教举足轻重的巨匠与功臣,不应为后人所遗忘,更不应该被戏谑!文艺同仁、诸位信众,恳请肩负起护持之责!

  

  相关文章:

  有人心便有禅宗:北海禅院明贤法师

  学者力挺明贤法师 向“娱乐无底线”说“不”

  明贤法师:真的哭了,《法海你不懂爱》歌者需道歉

  明贤法师:一位僧人眼中的《法海你不懂爱》 

责任编辑: 李兴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