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愿法师:唐人脊梁岂能被人戳 兴教寺命运关乎国魂

2013-05-06 11:07:29  来源:佛教在线

  \

玄奘法师

  中华文化五千年的文明,以汉唐盛德著称于世而造就了西方人眼中的“唐人”文化。唐贞观629年玄奘法师(600~664)前往天竺国西行求法,途中历尽艰险,多次遇盗,几乎丧命。庆幸的是玄奘法师在千难万险中却平安地到达了印度佛教第一学府那烂陀寺(Nālanda)。因为玄奘法师勤奋博学而被僧众们推为那烂陀寺精通三藏的十德法师之一,当时印度佛教界以最高礼遇款待来自大唐的僧人玄奘法师。

  玄奘法师对中华文化的贡献是举世皆知而被大众认同的,是中、印文化交流的实践与推动者之一,是中华佛教文化史上翻译佛教圣典的集大成者之一,为佛教在中国的传播和发展起到了重大的推动作用。因此,玄奘法师被赞誉为中华佛教文化的脊梁,也是西方人眼中的“唐人脊梁”。

  如今,埋着“唐人脊梁”的塔院——兴教寺的部分建筑要被强行拆迁。据网络新闻报道说:“3月8日兴教寺收到长安区民宗局限期拆迁的通知,5月30日前要拆迁完毕兴教寺。”拆迁日期越来越近,兴教寺僧众面临被驱逐出寺的命运,这一消息被国际新闻报道后,全世界哗然,特别是那些热爱唐人文化的西方人都震惊了!

  前些日子,我在禅坐中心禅修与外界几乎隔离。离开禅林乘大巴,我在车上被人问及兴教寺唐僧塔被拆一事的巨大新闻知否?我还蒙在鼓里。直到一天之内连续接到几个澳洲友人的电话,我上网查阅才证实了兴教寺被拆的新闻在国际电台已报道,并引起西方人群的高度关注,方知被举世民众关注的唐僧塔命运正处在岌岌可危的待拆迁的状态中……。

  从网络上搜寻有关兴教寺的新闻报道,不论是国宗局对兴教寺被拆迁的回应,还是中国佛教协会的发言,以及学者专家们大声呼吁“停拆兴教寺”,和中国名人们反对拆迁的言论,乃至佛教各界大众的抗议,几乎是全民一致发自内心的呼唤叫停“兴教寺拆迁”。但从网上新闻看到西安有关部门好像反响不大,还一味申辩当地政府部门“拆迁兴教寺”的目的是为美化环境,建设高规格旅游文化景区。甚至有一位陈同滨教授“在央视中辟谣说兴教寺僧人撒谎”歪曲拆迁事实真相。笔者在网上阅读了西北大学佛教研究所所长李利安教授实地考察兴教寺对整个拆迁事件进行调查的文章,读后令笔者感慨万般!佛教一直是世界上五大宗教里最温和、最忍辱、最有牺牲精神,最利国利民的宗教,由于佛弟子遵循佛陀“无缘大慈,同体大悲”自利利他的教导,即使面对现代经济大潮下种种严重破坏佛寺和伤害佛教徒的卑劣行径,中国佛教僧众们是如此的忍耐下去,如此无力的弱势群体,就如西安兴教寺被拆事件一样,让世人担忧其命运。

  最令人不解的是:面对全民反对兴教寺拆迁一事,西安有关政府部门的解释很奇怪。笔者猜想大概是习以成性的地方性官僚主义思想“县官不如现管”的主导意识在作怪,即使是中央政府叫停的命令,未必就能够顺利下达到西安地方政府;即使命令顺利下达了,也未必就可以影响到地方政府放弃“拆迁兴教寺”这一重大经济利益的决定。

  西方友人问我:为什么西安政府要拆迁兴教寺驱逐僧人?

  我一时无语,不知怎样解释这场兴教寺被地方政府拆迁的闹剧。

  西人说:玄奘大师是唐人的脊梁,他的骨塔寺院要被强拆,为什么中国政府不干涉?为什么中国佛教界不去抗议? 我告诉他们:兴教寺的问题没那么简单,中央政府应该有最好的处理意见,这些不是小百姓可以决定的。

  不错,兴教寺的拆迁已经升级,不是当地政府就能够决定的问题。正如凤凰网上王钰镕《专业解析兴教寺“申遗规划骗局”》一文中分析提出“拆迁兴教寺的申遗规划存在多处问题:一是对申遗基本原则真实性与完整性的认识谬误;二是对保护规划对象的认知模糊;三是规划过程中的公众参与缺失。”

  是的,兴教寺玄奘法师骨塔不仅仅只属于西安人,由西安政府决定,因为玄奘法师是汉唐盛德中唐人佛教文化最杰出的僧才之一,他的贡献是举国上下的骄傲,是唐人的文化资产,属于每一个唐人,属于世界文化遗产最重要的一分子。兴教寺的拆迁与否,关乎着中华文化脊梁的命运,关乎唐人脊梁的命运,关乎当代国人心灵品质的问题,是关乎中华后代子孙心灵安顿的大事之一。

  如果为了现前的经济利益而把“唐人脊梁”当作赚钱的工具,不惜分裂兴教寺和合僧团,把三位一体的僧、寺、塔毁灭,仅仅保留可赚钱牟利的玄奘法师塔,这无异于是“挖祖坟卖钱”,让国民耻笑,让国际友人惊叹,让爱惜地球资源的人们流泪的卑劣行为!

  作为佛教中人,笔者认为兴教寺拆迁问题已经升级到国际上,严重动摇到中华唐人文化的架构,令世人质疑中国政府对宗教的政策和态度令世人质疑中国政府对宗教的政策和态度。如圣凯法师在《强拆兴教寺错误阐述及解决出路》一文中写到“强拆兴教寺所涉及到的部门有国家文物局、国家宗教事务局、中国佛教协会、陕西省政府、西安市政府等部门,涉及到考古、文化、旅游、宗教等领域。其复杂性超乎想象,若有任何处理不当,将极大影响我国政府形象”。因此笔者特别恳请当地政府部门以积极的态度与兴教寺僧团作真诚的沟通,达成和谐和平协议,尊重兴教寺全体僧众退出申遗的决定,还兴教寺僧众原本就安定合法的宗教活动场所。以此,让“唐人脊梁”——玄奘法师的骨塔由佛教僧众们代代相传地保护好、守护好,而不是让景区的导游或那些对宗教圣物毫无感情、十分外行穿着工作服的文物管理员冷冰冰地介绍玄奘法师的骨塔和贡献;让僧、寺、塔三位一体的佛教文化由佛教僧众们一脉相传延续下去,而不是把宁静和谐的兴教寺变成被世人反感臭骂的第二个“法门寺”景区,而成为中华佛教文化史上的又一个败笔。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不论经济如何发达也要保存自己民族文化中的优良传统,让它发扬光大到世界各地,因为这是唐人的根,是中华的魂,是全民心灵安顿之净土。今人岂可为了一点点的经济利益而打着申遗的招牌,对兴教寺进行“圈地运动”驱除僧众,为到达“宗教搭台,经济唱戏”的目的,而不惜以败德之举出卖中华国魂,不惜挖祖坟,不惜让“唐人的脊梁”被人戳!

  最后,祈愿

  十方诸佛菩萨加被玄奘法师骨塔平安吉祥!

  玄奘法师的功德庇护兴教寺的僧众安心办道!

  万众一心永保唐人脊梁屹立在世界一脉相传!

  澳洲法界佛学会会长 释行愿

  二零一三年四月三十日

责任编辑: 储外明
<<>>
22

农历十一月初十星期六

壬辰年 壬子月 丁巳日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