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兴教寺事件:曲江不直 长安难安

2013-05-14 09:43:12  来源:大公网佛教
   2013411日,兴教寺事件最初引来舆论哗然一片时,就有眼光独到的媒体人在第一时间质疑西安某集团染指此事。也几乎在第一时间,当地政府发表声明:曲江大明宫投资集团不再参与兴教寺周边环境改造项目,曲江新区及所属企业没有参与兴教寺保护及周边环境改造的任何工作。

  然而,种种分析和迹象表明,兴教寺事件与曲江系万缕千丝,从兴教寺申遗项目规划启动开始,曲江系就注定要在玄奘大师遗骨上孤注一掷了!

  曲江模式:中国佛教的掘墓者

  中国佛教正遭遇一场旷世未有的“经济法难”。法难背后的推手,西安曲江系是最大最狠的那只。

  社会舆论普遍呼吁:不要把“申遗”变成“毁遗”。事实上,哪管“申遗”与否,“毁遗”才是目标。哪管什么祖先、灵魂,哪管什么信仰、文化,统统都是富可流油的绝世古墓,统统都是亮瞎贪眸的真金白银!

  放眼望去,“曲江模式”早已飞出长安城,化作地方官员争相效仿的政绩标榜,一旦“遍地开花”,佛教的灭顶之灾恐已不远。曲江系,真真是当前中国佛教彻彻底底的掘墓贼!

  刚强难化的西安曲江

  佛经中言:阎浮众生,刚强难化。如今,最难化者,非曲江系莫属。

  正所谓“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从四月到五月,舆论大众从义愤填膺到道德谴责,从条分缕析到质疑声讨,口诛笔伐的滔滔唾沫足以使秦桧折膝,令阿扁汗颜,却淹盖不住曲江系的大象脸皮。

  曲江系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不怕天下骂,就怕人不知。骂声一片反提升了兴教寺的知名度,做成免费广告,省去公关费用,正中下怀。

  并非刀枪不入,唯恐直捣黄龙

  但即便穿了“防弹衣”,也并非刀枪不入。曲江系越是猖狂,其心虚越是昭彰。任你盘旋责问,只要不点名,便继续侥幸而为。

  但常言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皇帝的新装终究逃不过亮眼一扫,纸糊的窗户终究经不住指头一戳。曲江系被直捣黄龙,某官商一体的“大人物”上了群众的“黑名单”。

  强拆一时不成,老巢被人攻破,淡定伪装不了,“西安老曲”终于恼羞成怒了。

  从422日起连续三天,某门户网站佛教频道首发的《兴教寺僧团命运猜想佛教尊严能谈判吗?》、《从禅堂到红尘佛教甘愿被经济抓手拖出吗?》、《保卫兴教寺:坚拒异化“圣物”为“文物”》连续被删,同时,兴教寺前法律顾问赵义斌律师的博文《“申遗”何以要毁千年古寺》莫名无法发布;58日《兴教寺退遗牵涉面大将直接影响整个线路成败》在某门户网站佛教频道转发再次遭强删。

  所有被删文章的共同点都有一个:曲江系及其官商一体的“大人物”被点了名!

  从法门寺到大、小雁塔,从兴教寺到未来的四大祖庭、八大寺院,“西安老曲”对西安地区佛教已造恶、正造恶、将造恶。毒手下尽,却美其名曰“佛教文化产业”;恶行昭彰,还想为其邪恶用心遮光盖丑。真是当了婊子,却怕立不上牌坊。

  难以自拔的政商僵局

  可惜,身不正影必邪,做贼的总要心虚,这是颠扑不破的理。“西安老曲”早已陷入了他们亲手打造的政商僵局。

  一路走红的“曲江模式”,看似文化产业与城市发展的光鲜业绩,实际全由地价攀升所产生的经济效益打造。曲江文投以佛教(包括其他宗教文化)为噱头,圈历史文化地皮,炒作文化概念,立项竞标,招商引资,带动地价上涨,实际是将佛教异化成印钞机、提款机。这一链条由法门寺、大雁塔、 小雁塔打头阵,兴教寺及其他寺院早已“被排队”。

  但曲江的炙手可热只限于西安,只能对当地舆论进行批评压制,蒙混诱导。他们也许做梦也没有料到,原以为是“探囊之物”的兴教寺竟然引得社会大众的犀利双眼从四面八方射来,直逼其内幕。如果不放弃侵占兴教寺,他们将受尽千夫所指,从此身败名裂,遗臭万年;如果放弃兴教寺,那么不仅未来的兴教寺“提款机”将“打水漂”,连带已经到手的“法门寺”等也将插翅而飞,巨大的资金链谁来填补?

  走钢丝者,不是抵达获利的对岸就是跌入万丈深渊;玩火者,不是烧出热钱就是自焚。僵局之下,侥幸是自欺欺人的唯一筹码,曲江系只能在此被动中不断推进计划,将铤而走险继续到底。

  霸占不了也不能便宜你

  不过,连狗急了也要跳墙,即便“申遗”这把火烧不着,曲江系也绝不会善罢甘休。霸占不了兴教寺也绝不能便宜佛教。借佛捞不到好,那就毁了佛!

  曲江的御用砖家“振振有词”:“即便申遗不成功,那也是违章建筑,要拆!”而接近曲江文投的知情人士已然透露:“因为申遗,现在兴教寺旅游区项目的相关工作都暂停了,但是如果申遗不成功,或者有其他推动力,这个项目还是会重启的。”

  区区数语,早卸下“申遗”“文保”的羊皮,露出“借佛敛财”的狼牙。早先法门寺已被圈地为实,“提款”成功,“申遗”就轮不上它,而兴教寺、鸠摩罗什寺等垂涎之物,“申遗”正是“绝好”的遮羞布。一旦遮羞布被扯下来,就干脆不必顾及廉耻。商业项目早已酝酿,只待启动;寺院门前空地早已平出,只待进一步开发;民商民贩早已潜在,只待借机利用。总之,曲江系盯上了的“肥肉”,就不会任其自然生灭,即便吃不到口,也少不了一顿猛扑狂挠。

  在西方,宗教精神构建了经济发展的伦理后盾;在西安,宗教却被彻底歪曲成了敛财谋利的“鸦片”。正如网友所说:曲江不直,长安难安。(作者:尤雪航 )

责任编辑: 储外明
<<>>
22

农历十一月初十星期六

壬辰年 壬子月 丁巳日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