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教寺事件:信仰尊严不该践踏

2013-05-16 10:45:11  来源:大公网佛教

 \
兴教寺事件:信仰尊严不该践踏

  当年,小平同志与撒切尔夫人谈判香港问题时,曾强硬表态:主权问题不容谈判!

  而现在,走进社会,看看我们的佛教寺院,就会发现,很多都已经没有僧人在住持了,取而代之的是什么呢?是那些吃吃喝喝,甚至还有的完全成了旅游圣地、娱乐中心,乃至烧香中心、算卦中心!或者摇身一变,成了“文物管理部门的基层单位”!

  现在的情况是,很大一批寺观与宗教活动场所分离,在不少地方很多现存完好的寺院的属性、职能、归属都被人为地搞乱了,改变了!

  赵朴老曾说,“佛道教寺观是完全可以和文物部门、旅游部门、园林部门友好相处,相得益彰的,而不得不摆一摆彼此之间存在着许多不愉快的问题,实际是佛道教徒单方面遭受的苦难问题,被迫地寻求解决……”

  不幸的是,从文物部门的绑架到改革开放后的商业元素的介入,乃至已经严重到了绑架“舍利”、绑架“功德箱”、绑架景区门票,乃至今日的“以申遗为借口逼走僧人进而绑架玄奘法师舍利塔”!这种现象有日益强化之趋势。

  兴教寺事件中,外围的商业操作强行介入,以及“官本位”思想的强势影响下,一些人进一步把玄奘大师的舍利塔以“文物保护”“申遗”等等名目裹挟进商业圈,为某些人中饱了私囊,还美其名曰“招商引资”、“保护文物”。

  正如赵朴老当初所言:“这种状况是极不正常的,严重地妨碍了宗教活动的正常进行,引起了国外和港澳台宗教界的疑虑和不满,损害了我们国家宗教信仰自由乃至民主与法制的形象。今年五月香港《申报》有一篇特写,报道香港佛教联合会会长、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觉光法师谈大陆佛教近况,这样写道:‘大陆当局近年来逐渐恢复开放宗教政策,但在地区上有些已变成旅游场所,甚至售卖荤食,出家人投诉无效,宗教尊严荡然无存。’”

  僧人所在的寺院,其社会价值本就应当是宗教价值,而非文物价值,其给社会带来的文物价值,只是其附加价值。“宗教活动场所”才是寺院的基本属性和基本职能。离开了宗教活动场所这一基本价值,寺院的其他价值便丧失了立足点,发挥不出其特殊的社会效益。事实上,没有文物价值,恰能逃开名利价值,方能实现宗教价值。而且,兴教寺的宗教价值因其与玄奘大师的渊源而注定非凡。

  任何宗教场所都是因宗教的需要而存在的,没有宗教人员的驻守,只能是徒有其名。作为一座有千年历史的古老寺院,僧人自古以来就是兴教寺的主人,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并且国家相关的法律法规也对此做了相关规定:

  1981年《关于寺庙、道观房屋产权归属问题的复函》规定:寺庙、道观不论当前是否进行宗教活动……其产权归宗教团体市佛教协会与市道教协会所有。僧、尼、道士一般有使用权。

  1983年《关于落实宗教团体房产政策等问题的报告》规定“将宗教团体房屋的产权全部退给宗教团体”。

  国务院颁布的《宗教事务条例》规定:宗教团体、宗教活动场所所有或者使用的房屋、构筑物、设施受法律保护。需要拆迁宗教团体或者宗教活动场所的房屋、构筑物的,拆迁人应当与该宗教团体或者宗教活动场所协商。

  由此可见,僧团是寺院财产使用权的绝对主体,对兴教寺建筑存废去留有决定权的当然是僧团。当地政府、申遗小组、文化部门既非僧团,又非佛协,何来权力随意处置寺院内的建筑?

  今日驱僧夺寺,触犯的正是佛教的“主权”。今天的“拆迁”如果得逞,佛门失去的就不只是一个兴教寺;今天的僧团如果被驱赶,“经济法难”的噩梦从此将如影随形;今天的底线如果轻易失守,我们的民族失去的将是一个有魂有骨的未来!因此,佛教界也应该坚定地表态:

  拆迁不容谈判!僧团基本生存权不容谈判!佛教尊严不容谈判!(王海天 供稿)

责任编辑: 储外明
<<>>
22

农历十一月初十星期六

壬辰年 壬子月 丁巳日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