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教寺上演“圈地运动”

2013-05-16 10:49:16  来源:大公网佛教

  \

兴教寺外田地已被铲车推平,要建停车场

  14、15世纪,英国历史上发生了血淋淋的“圈地运动”。英国新兴的资产阶级和新贵族为了利益通过暴力把农民从土地上赶走,把强占的土地圈占起来,变成私有的大牧场、大农场。

  无法相信,在社会主义的中国,在现代化建设的今天,在中国梦起飞的当口,居然能够上演一出比羊吃人的圈地运动还血腥的“兴教寺事件”。

  不同的是,今日掠夺宗教资源的模式把“暴力侵占”被伪装成“暴力保护”,曾被驱逐的“手无寸铁的农民”现在指向了“赤手空拳的僧人”,被重造的“大牧场、大农场”替换成了“大景区、大楼盘”。其中,唯一几百年不变的是两者共同追逐的利益。几百年前这种追逐可以杀人,现在这种追逐催生了白鹿原上腐蚀灵魂的毒蘑菇。

  赵朴老曾经指出:“一个场所被列为文物保护单位,这是一回事;被列为文物保护单位的那个场所归谁管,派什么用场,这又是一回事。文物保护单位与文物部门管理的单位,是两个概念,两者不容混淆,更不能等同。据我所知,天安门城楼、鲁迅墓、中山陵、颐和园、拙政园、留园、天坛等都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并没有因此而变成文物部门直接管理的一个单位,它们都由相应的主管部门和单位在管理,都有其各自独特的用途。寺观更应如此,比如扎什伦布寺、嘎登寺、色拉寺、哲蚌寺、大昭寺、塔尔寺、伊斯兰教的牛街礼拜寺等都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能设想把这些宗教活动场所改变成为政府文物部门直接管理的一个单位,作为科学研究、进行宣传教育的阵地吗?”

  从经济学案例分析角度来看,兴教寺事件其实是很简单的商业运作模式,先将庙产划为文物,之后将文物划出寺庙,再以保护文物为名驱赶出家人,强占寺庙,“申遗”之后随之而来的必然是开发旅游门票和一系列的产业链条。商业利益呼之欲出。

  看看这个利益链条的基本思路和一贯作为,不难想见文物局将文物划归己有之后接下来的步调:

  第一步:以保护文物为名将僧众驱赶将寺庙拆迁;

  第二步,以文物保护是一个公益事业、公共事业、非盈利事业为名,对文物进行商业开发。

  第三步:商业开发初期,会吸引一定的现金流,他们将去堵住各方的嘴巴,并理直气壮的说:我们不但保护了文物,我们还为地方经济发展做出了贡献。甚至被标榜成楷模。

  以保护为名让本身已经有很好的保护的文物失掉保护,这种逻辑本身就是荒唐、可笑、可耻、虚伪的!这其实是一种很低端的套利模式,不付出自己正当的努力,凭借特权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抢夺资源,借文化的壳,骗百姓的钱。

  兴教寺事件,这一场赤裸裸的“圈地运动”,比资本主义原始积累的时期更可怕的,是这圈地瓜分的魔爪竟然伸向了手无寸铁的出家人,伸向了为中华民族鞠躬尽瘁为天下众生肝脑涂地而只是草席裹身的民族脊梁——玄奘大师。(王海天 供稿)

责任编辑: 储外明
<<>>
22

农历十一月初十星期六

壬辰年 壬子月 丁巳日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