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德东:现代化需要宗教精神

2013-05-29 17:01:57  来源:宗教周刊

  5月4日,云南昆明市民上街,反对一大型石化项目落户。通过网络,看到一幅引人注目的标语:“任何执政者,不过是历史的匆匆过客。请勿恣意妄为!落千古骂名!”我意识到,随着现代化的深入,整个中国社会都正在兴起宗教精神的觉醒。

  宗教,依据教科书的说法,是有关人类终极关怀的知识体系与实践。用通俗易懂的话说,宗教就是要启发人们去考虑比当下更深刻、更长远的利益,其深刻与长远的程度,一直延展到死后。宗教要考虑的,不仅仅是你当下生活得如何,更重视你死后如何,是进天堂,还是下地狱。

  有人说,唯物主义不相信、不认为有天堂地狱,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我们这个时代的很多人都没有自己的宗教归属。不过,没有宗教归属并不意味着没有宗教精神。所谓宗教精神,就是用宗教的思维方式,也就是用更为深刻与长远的眼光看待事物与人生,注意追求超越当下利益的更高的价值。人不是行尸走肉,一个人可以不归属某一种宗教,但不可以没有宗教精神。

  最近很多媒体都在讨论我们是否幸福,结论是当我们已经成为世界经济大国的时候,我们没有感受到应有的幸福。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无论是从制度设计上,还是人性自觉上,宗教精神的缺失都是极其重要的一环。中国现代化的实现,需要宗教精神的充分觉醒。

  在制度层面,很多领导热衷于政绩工程,这是生态灾难的重要来源。很多工作不是从民众与地方的根本利益出发,而是考虑如何在自己的任期头两年干出成绩,为以后的升迁服务。在这样的思维方式下,不充分的环保评价、上大项目、大投资的情况成为常态。一时间政绩显赫,个人被提拔了,但地坏了,水臭了,癌症村出现了,地质灾害频频发生。祸害百姓,贻害子孙。

  在个人行为方面,我们也看到许多匪夷所思、不断跌破伦理底线的情况,直接反映了大众宗教精神的缺失。类似城管粗暴执法这些事件的当事人大都是小人物,都是为了完成工作。但在具体实施这些暴力手段时,是否想到了更久远的后果?知法犯法者,是否意识到自己从根本上破坏了社会公正的基础,最终将害人害己?行凶打人者,是否想到下班后如何面对父母妻儿?每个人都要谋生,但我们的一生是否真得靠作恶多端来维持?

  中国共产党人是无神论者,人民就是共产党人的“上帝”。人民利益至上,这是共产党的根本法则。人民喜欢不喜欢,是衡量工作的根本标准。古代的皇帝会带领众臣祭天,今天的党和国家领导人则在重大时节向人民英雄纪念碑鞠躬。美元上写着“我们信赖上帝”,我们的钱则叫“人民币”,这是全世界仅有的两种鲜明地表达意识形态的货币。背离人民、丢失民心,对于当代的中国政治来说,堪称逆天大罪。

  深受儒学影响的中国人尤其重视历史评价。死后名节、盖棺论定,这是中国人最重视的事情。这一传统对当代中国政治依然发挥着积极作用。

  对权力的盲目崇拜,已经成为中国现代化的重要羁绊。此时此刻,我们强调全社会宗教精神的觉醒,主张从更长远的价值处理当下的利益,诸善奉行,诸恶莫作。这不仅有关个人的人格完善,更是为中国艰难的政治体制改革减少成本。

责任编辑: 崔容菠
<<>>
22

农历十一月初十星期六

壬辰年 壬子月 丁巳日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