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披“商衣” 信仰陷危机

2013-03-15 10:10:09  来源:《文汇报》

多一份清净,少一分奢华

  文/莲子    

  当今中国佛教,可谓盛事连连,寺庙越修越豪华,僧人成了明星,角逐商业场,为各种商业盛会披上佛的外衣。热闹的表象下面,却是寺庙内部面临僧才不足、传统丧失、被商业大潮冲击的重重危机。商业化像一柄双刃剑,为寺庙带来了游客和财富,带来了发展机遇,却也刺伤了寺庙作为修行净地而存在的本义。

  少林寺“10万元高香”的事件余温未散,近日,少林寺方丈释永信又成了媒体关注的焦点,他在云南云县白莺山为万饼普洱茶开光后,这些茶饼摇身一变成了身价6,678元的佛茶。

  获名僧开光佛茶身价高

  保守估计,此次云南之行,少林寺至少可获益1,900万。前来参加开光大典的成都茶商陈京汉表示,对于迎请佛茶的人,他必须同时具备有钱、喜好普洱茶、有佛缘三大要素。主办方也表示,这批佛茶将会在香港、广州等既有钱、又有佛缘的城市推广。“如此这般,一宗纯正的商业活动就披上了佛的外衣,佛也好,茶也罢,都是敛财的工具。但对于财富的去向,公众却并不知情。”业内人士分析。

  24年前,一部香港制造的电影让少林寺家喻户晓,如今,少林寺在释永信的主持下,更以注册成立少林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组织武僧全球巡回演出、经营少林素饼和少林禅茶、开办少林药局、参与组织“中国功夫之星全球电视大赛”等一系列眼花缭乱的商业活动,被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上。释永信则被冠以“政治和尚”、“经济和尚”、“精英和尚”、“CEO“等众多的时尚称谓。对此,被台湾佛学界称为“重炮型批评家”的江灿腾评价:“少林寺已经变成了一个精致的杂耍推广团!”

  坚守或随波寺庙临两难

  面对同行的批评、媒体的质疑,释永信发出了“和尚也是人”的感叹。这些年,少林寺火了,也造富了一方水土,为了奖励少林寺旅游收入长期稳占登封财政总收入的30%以上,该市奖励给释永信一辆越野车,释永信的获奖感言是:“明年还要拿更大的奖!”

  坚守还是随波逐流几乎成了中国所有寺庙面临的两难选择,据了解,中国传统的寺院经历了从乞食、布施,到自给自足、农禅并重的给养过程。改革开放以来,许多地处名山大川的寺院因拥有独特的人文及自然资源,都成了游览景点,增添了门票和服务行业的收入,经忏佛事和信徒供养也更加丰厚,大大增加了寺院的经济收入。但也让寺庙与僧人不得不面对越来越多的尘世纷扰。

  渐背离传统古刹剩躯壳

  上海大学宗教与社会研究中心的主任李向平认为:“寺庙实际上涉及到一个运作的主体是佛教本身还是相关的管理部门。我们相信佛教的本身是不会有这种奢豪之风的。”

  济群法师介绍,在十年浩劫中,寺院的建筑和佛像都受到毁灭性的破坏。所以在一定时期内,大力恢复寺院建设是非常必要的。但如果无视对佛学的继承、对佛法的弘扬,寺院虽然越来越辉煌,佛教却越来越世俗,背离了简朴的佛教传统,寺院就会成为没有灵魂的躯壳,道场就会成为旅游参观的景点。

  李向平则向记者表示:“寺庙的建设追求豪华,是极大的浪费,它会造成中国人的另外一种“信仰危机”。有寺庙,无信仰,你想象,是一个什么结果?”

  内地佛事工程大吹“奢豪风”

  盘点中国内地佛事工程,南边有位于海南三亚的108米高的南山海上观音圣像敬造工程,号称“世界级、世纪级”的佛事工程;北边有高153.79米、号称“全球最高佛塔”的常州天宁宝塔;河南少林寺在整修施工过程中,用了20万立方石材,该寺山门里面的甬道上还铺设了20公分厚的青石板雕刻的莲花石;而云南大理崇圣寺则斥资1.82亿元打造而成……

  学者称不能光看钱

  中国佛教文化研究所研究员刘成有表示:“只要不是政府用纳税人的钱,管不了的事情,也就不用再操心。建造者有眼光,同时为后人留下一笔精美的遗产,也是好事。”

  正在攻读佛教史的研究生胡孝忠则认为:“对于佛事工程大兴土木的问题,关键要看资金来源和收入分配利用,及其对社会的影响,如治疗现代人的心理问题、促进人心平静、和谐、民族团结等,不能光看在钱上。”

  商业运作攀比豪华

  “佛要金装,这话不假,庄严的佛像,对众生有一种很强的慑受力,本来是一件好事,但如果竞事‘豪华’,进行攀比,这就成了文化旅游公司的炒作了”。陕西师范大学佛教研究所所长吴言生坦言。

  “就经济运作模式而言,制造浩大声势、重视宣传效应、吸引观众眼球,以聚集人气,赢取回报,本来无可厚非。但这是商业运作方面的事情,与佛教文化固有的内涵并无直接的关联。这里面实际上涉及到一个运作的主体,是佛教本身还是相关的管理部门。我们相信佛教的本身是不会有这种奢豪之风的。”吴言生认为。

  寺院门票最贵上百元

  进寺庙,先买门票,这是内地寺庙的特点,而国外的寺庙大多数是没有门票的。寺庙门票价格从几元到上百元不等,如崇圣寺的门票为121元,而哈尔滨极乐寺、湖北黄石的东方弘化禅寺则坚持只收10元。

  弘化禅寺住持正慈表示,自己曾几次上书提议:“寺庙应该取消门票。”极乐寺住持静波法师也表示:“寺庙应该取消门票障碍。”

  成经济支柱取消非易事

  但取消门票却并非易事,据了解,十年浩劫中,只有一部分寺院作为名胜古迹保留下来,并转入文物和园林管理部门,成为养活许多职工的国家单位。宗教政策落实以来,寺院虽被佛教界逐步收回,但大部分又作为旅游点而开放,于是,收取门票似乎也是顺理成章的事。寺院大多为古建筑,需要大量的维修资金、及招收大批工人以维护与管理,仅这两项,没有门票收入就无法维持。

  而对于耗巨资修建的寺庙,门票就更成了收回成本并创造利益的重要手段。大理崇圣寺的修建及管理单位大理旅游集团的负责人表示,修建该寺的1.82亿元资金,主要是靠贷款,门票收入的1/3要用来还贷、1/3用来寺院维护、1/3用作社会慈善事业。该负责人预计可于3-5年收回成本。该寺住持崇化表示:“如今崇圣寺正面临中国佛教的转型时期,今后将逐步恢复庙宇的庄严气象。”

  庙宇宏伟豪华高僧寥寥可数

  寺庙越修越多、越修越大、越修越豪华,而僧人却越来越少,且有素质下降的趋势。在崇圣寺“金碧辉煌、大气磅礡”的气象之下,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寺庙内僧人寥寥。据了解,该寺加住持在内,僧人不足30人。

  《中国的宗教信仰状况白皮书》介绍,中国有佛教寺庙1.3万余座,出家僧人20万人,据此推算,平均每座寺庙的僧人不足20人。江灿腾也认为:内地有不少名僧,却极少有高僧,且大陆的名僧多是中低僧。四川大学宗教学所教授陈兵等众多专家和学者也纷纷认为“佛教仍然面临僧才不足的现实问题,名僧不多,高僧更是凤毛麟角。”

  记者手记:台湾法师启发心急记者

  佛教商业化似乎是一个敏感话题,当记者试图了解一些界内人士对此的看法,大部分人都持慎言的态度,有的避重就轻、有的佯装不了解、有的则小心翼翼,唯恐刺伤了现代佛教脆弱的神经。坦言直白者是少数。

  在从首届大理佛教论坛返回的飞机场上,偶然遇到一群从台湾南投来大理观佛的僧人,记者急急地追问他们对于佛教商业化的看法。一位叫释大的法师在拒绝了采访后,要记者平稳呼吸,然后用右手轻轻一握记者的手,旋即松开,手中散发着一股沁脾的清香。法师点拨:“你啊,太过急了、过直了……”

  多些理解多些宽容

  几位寺庙的方丈虽然曾表示过,如今僧人越来越少,但当记者问到具体数字时,他们却都沉默了。而吴言生教授则把此次采访称为“逼供”,作为对中国佛学颇有研究的学者,他讲话总是很注意措辞,他说:“给大家都留点空间!”一位界内人士以朋友身份反问记者:“你这是犯了大忌,内部的事怎会对外人道呢?”

  在查阅资料采写此稿的过程中,记者读到了一本美国人写的畅销书《当和尚遇到钻石》,作者是受戒的藏传佛教僧人,他修行22年,经商17年。他把一个靠5万美元贷款起家的钻石作坊,发展成年销售额一亿美元的珠宝公司。一个美国僧人把佛教成功实践到了商业中,这又是一个殊途同归的现实故事。

  “施与受,给予与接纳,本身并不矛盾,禅是智慧的,财富是美好的,如果能多一些透明,多一些理解,多一些宽容,明天会更加美好!”这是众望所归。

关键字: 佛教 商衣 信仰 危机
责任编辑: 李兴
<<>>
22

农历十一月初十星期六

壬辰年 壬子月 丁巳日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