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教寺法难:借佛敛财 愚弄虔诚

2013-05-23 20:40:28  来源:大公网佛教

\

楼观台商业广告

\

  核心提示:触目惊心的挟佛敛财,触目惊心的愚弄虔诚,曲江系正式到宗教界圈钱,佛教圈了佛骨所在的法门寺,道教圈了道协会长任法融住持的楼观台。中国的佛教道教,都受到了曲江系围剿!

  在曲江系的打造之下的法门寺命运就是兴教寺的未来,而现在暂且偏安的寺院,也难免法门寺命运。西安的一则地铁广告,尽情宣泄曲江系对宗教的淫威。广告中的“法门寺景区”已不再是景区,而直接就是“法门寺”;其噱头是世界唯一的佛教教主释迦牟尼佛的真身指骨舍利;主题口号与景区旅游无关,而是纯佛教精神的话语“善护意业、清净无染”!佛、法、僧(寺院:僧以寺为住持)的三元素,被全盘掠夺,并被强势打造了“合法性”,连实名认证的微博,也是“法门寺”而不是“法门寺景区”,法门寺僧团长时间呼吁,均未获更正。法门寺则被直接抛弃,反而不具备“合法性”了!兴教寺难脱“第二法门小镇”命运吗?

  依稀记得很小开始记事的时候,在奶奶家的院子里玩,有一天进来一个僧装打扮的人,说是要建设寺院,化缘募捐。当时有没有捐钱记不清了,这样的场景后来又发生过几次。从那个时候起,就听到父母说,那些来家里化缘的都是假扮的,和尚都是“上班制”的了。听到这些,幼小的心里总觉得----这不是真的吧。

  随着慢慢长大,对这个社会的了解也逐步加深,渐渐认识到类似的现象是真实存在的。而今,兴教寺事件的发生,通过各方对此事的深层挖掘报道,对各方借佛敛财的行径,真是触目惊心!

  如果说小时候,那些人披上佛教的外衣为掩护进行募捐,是为了谋取私利,维持生存的个人行为,而今的借佛敛财,已经发展成为了赤裸裸的地方政府行为。所以现在的某些商业集团、地方政府竟然操起了九十年代无业游民的行当,真是天大的讽刺。

  从借佛敛财到挟佛敛财

  随着经济浪潮的不断前进,在一切向钱看的今天,各方的经济潜力都被无限的挖掘,寺院竟也不能避免。于是有的寺院被承包,有的被景区围了起来,门口设置了售票处。还有好多新名称出现:“文物寺院”、“旅游寺院”、“园林寺院”。僧人不再是寺院的主人,而被沦为配角。寺院已经不再单纯是宗教活动场所,而是一个经营场所。台湾游客感叹:大陆寺庙成了赚钱的企业。

  僧人管理寺院,主持宗教事务,是有保障的,这个保障就是佛门的戒律。佛门弟子的修行可以概括为“戒、定、慧”三学,其中戒为基本。佛陀圆寂两千多年来,他所创立的僧团能够一直延续至今,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戒律的约束。

  而如果将寺院的管理权交给非佛教人士,某些人不免会为了经济利益而跌破各种底线。借佛敛财的花样层出不穷:占卜算卦也堂而皇之的进入了寺院;经营者开始聘用社会闲杂人员通过欺骗和讹诈的方式盈利。

  借佛敛财是过去在发生的事情,而挟佛敛财成了这几年的新看点。“借”指假托、依靠,而“挟”则为倚仗势力或抓住人使之强迫人服从。二者都有借助的意思,而“挟”则多了一个强迫性。

  如果某个寺院荒废了无人住持,地方政府拨款修缮,然后发展旅游,这属于“借”。如果寺院本来就有僧人住持,不曾间断,寺院的守护、建设和修缮都是僧人自己组织完成的,地方政府没有出什么力。当寺院建好后,某些部门为了经济利益的获得,那就要“挟”持了,挟持舍利、灵骨甚至僧人和寺院。

  法门寺佛指舍利本来在地宫,属于佛门圣物。但舍利出土后却一直不能回到法门寺。而今,他终于回到了法门,却在法门寺文化景区的控制之下成了“提款机”。本来是寺院的圣物却不能回到寺院----佛指舍利遭人挟持!

  时下的兴教寺事件也在持续发酵,其实质在于驱僧夺寺,而当地部门这样做的最终目的就在于对大师塔的的觊觎。他们要以大师塔来炒作,作为周边地产经济的增长动力。试想不管申遗成功与否,即使禅堂保留,只要僧人迁出,势必会丧失对以大师塔为核心的这片区域的管理权。强迫僧人离开自己重建起来的寺院和千百年来一直守护的塔,僧人们当然反对,更别说其背后要将商业运作引进佛门的图谋。因为遭到反对,相关部门一边明里给僧团抛来各种“帽子”,另一方面给寺院方面断网断电搞破坏,制造压力,让你必须同意拆迁----兴教寺被挟持。

  这就是时下的“兴教寺事件”,借之不成则挟之。目的:敛财。

  愚弄虔诚

  物质和精神一直是人类发展的两大主题,建国后特别是改革开放几十年来,我们一直强调经济的发展,并且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但这不能掩盖人们内心的空虚。传统文化、宗教信仰是他们选择的心灵归宿。

  相关部门正是看中了这一点,以寺院为依托,大搞借佛敛财的生意。

  在法门寺景区,每一尊罗汉、菩萨或佛的身前,都摆着一个硕大的功德箱;每一个菩萨、佛像都是可以“供养”的。除此之外,还有各种“大师”打扮的劝募人员进行劝募。“抄经”本来是免费的,但抄完之后却有人来指点你“会遇到点什么”,应及时破财消灾。

  在云南宜良岩泉寺,大师们一边给游客振振有词的解签,一边推销着身后的碗口粗的高香、转运香,价格几百甚至上万。大师还可以给银行卡“保值”,即拿着游客的银行卡念经,还在卡面指指点点,以此保佑卡里的钱只进不出……

  据报道,实际上,法门寺慈善基金会的资金去向是存疑的。而这些所谓的身着僧衣的“大师”,告诉你“会遇到点什么”,你相信他的话吗?这些劝募人员都是江湖老手,对于把握游客心理早有一套说辞,而他们并不是出家修行的僧人,他们是景区管理者从外地请来的。

  很多游客通常是在旅游景点被唬的一愣一愣的掏了腰包,然后回家后清醒过来却后悔莫及。商人的逐利与佛教徒、游客的信仰产生了不可避免的冲突。

  社会中,我们人与人之间的相处,讲究一个诚信。如好朋友之间,夫妻之间更是要真情相待,而如果这种真情相待不公平了,一方发现对方背叛了自己,那被背叛者心里的感受可想而知,“你竟然背叛我”----这种受害者愤怒的夸张的表情不只是出现在电视剧、电影中。与此相比,更进一步,信仰是要解决生死问题的,人们带着虔诚的信仰来到寺院景区,带着一颗虔诚的信仰之心来募捐,后来却发现捐的钱去向不明;信任的大师实际就是一个能说会道的江湖人士----被骗了。我对你是一个虔诚的信仰之心,你却趁机来愚弄我。我相信被愚弄的人多数还是凡夫,于是,某些人的祖宗十八代被一遍又一遍的问候着。

  愚弄虔诚的后果,最严重的还是对于佛教形象的抹黑,以及对于人们心中的佛教形象的歪曲。很多人因此而远离佛法。不禁惋惜加慨叹:魔子魔孙的这一招太狠了。信仰被商业化贱卖,这帮佛门的“吸血鬼”,别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就连“盗亦有道”的最后底线都已经被彻底摧毁。

  文革的十年使大陆佛教遭受到空前的打击,改革开放后宗教政策的逐步落实,汉传佛教慢慢发展也不过才二三十年。道坚法师认为生存和发展是佛教当前必须面对的问题。汉传佛教将来必定会长成参天大树的,但是他现在还只是一棵小树苗,需要精心呵护。汉传佛教若要振兴,就必须清除长在佛门边上的这些杂草。

  占卜----佛门前的杂草

  佛的门前杂草丛生,其中一棵尤其长得茂盛,且枝桠已经伸进了墙内,让很多人误以为这是长在佛门内的,这就是占卜吉凶。祈福免祸的心理在大众心里持续发展促使很多人都会去寺院拜佛求保佑,也有些人会去找人算一卦。笔者曾去过青岛湛山寺,西宁南山寺,寺院的门口好多摆摊算卦的,并没有进入寺院。但是在有些寺院内部或者景区,着僧衣的大师却振振有词的在解签算卦,让人以为这就是佛法,严重歪曲了大众心目中的佛法形象,就不能不单独辨析下这个问题。佛法对于占卜一事是有态度的,且看佛经,

  《佛说十地经》:“性得正见,随顺正道,舍离种种占卜吉凶邪戒者见,其见正真。”

  《佛说阿难分别经》:“为佛弟子。不得卜问请祟符咒厌怪祠祀解奏,亦不得择良时良日。”

  《佛垂涅槃略说教诫经》:“不得斩伐草木,垦土掘地。合和汤药,占相吉凶,仰观星宿,推步盈虚,历数算计,皆所不应。”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为净命故不行咒术医药占卜诸邪命事……亦不占相寿量长短财位男女诸善恶事 ……何以故。善现。是菩萨摩诃萨知一切法自相皆空。自相空中不见有相。不见相故远离种种邪命咒术医药占相。唯求无上正等菩提。究竟利乐诸有情类。”

  后世的论典中也有提到这个事情,如《大智度论》:“四众(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营不如法事而为生活,谓之邪命”。论中一共论述了五种邪命:其中第三种就是:“占相吉凶,学占圤而说人之吉凶,以求利养者。”

  寺院的法师们曾告诉记者,“出家人一不看相,二不算命,三不抽签,四不占卜。这些民间把戏佛教中叫‘妄说祸福’,戒律里明确禁止。”

  佛法对于此事有明确的反对态度,但如今却演绎成了某些寺院和景区敛财的主流,愚弄虔诚,歪曲佛法,人神共愤!大众当明辨之。

  借佛敛财,预后不良;愚弄虔诚,恶有恶报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是不变的规律。大家都熟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以为做了恶业可以过段时间再受恶果,而从曲江系在法门寺景区的表现来看,貌似这恶果来的很快。

  曲江系接手法门寺景区的开发,出了32个亿,但周边的土地并未升值,这导致曲江系在这里陷入了泥潭,泥潭中,债务的雪球越滚越大。我替他想想都头大了。法门寺景区已经因为经济账焦头烂额。这就是因果吧!或许是为了弥补法门寺景区的债务,曲江系急于开辟新的战场,以扩大来钱的途径,这导致了“兴教寺事件”的发生。背着沉重债务的曲江系,已经慌了神慌不择路,病的不轻!

  “凡大医治病,必当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苦”。笔者虽非大医,却也能感受到曲江系在现在的窘境与痛苦。因为法门寺景区的巨额债务,曲江系现在“很头痛”,不知如何脱身。当下的窘境来自于贪心:商人对经济利益的贪,官员对政绩形象工程的贪。

  怒其贪婪,哀其不幸,作为一个凡夫在问候某些人祖上的同时,也一直在思考曲江系如何走出当前的困境。

  欲壑难填,拆兴教寺的东墙补法门寺的西墙是不可取的。法门寺景区现在的经营模式就已经很有问题了,作为重要收入来源的劝募,那些劝募人员只是穿上了居士服装,并不是出家僧人;国家今年也开始着重打击假僧尼,劝募已经为大众所诟病;随着“兴教寺事件”的发展,是不是这两个月的劝募收入已经大大缩水了呢?

  另一方面,开发了兴教寺又能怎样?地价一定会上升?开发兴教寺的成本有多大,确定如你所设想的6年内全部收回投资?会不会成为第二个曲江系的法门寺景区泥潭?

  最重要的一点,曲江系现在搞的这些明堂,好多都是赤裸裸的违法啊,仗着天高皇帝远,有地方的保护伞,中央的相关政策不能得到有效实施,才敢这么干!但随着 “改革走向深水区”,这些来钱的路肯定不长远啊。

  所以,曲江系现在走的不是康庄大道,是钢丝啊!自己走的心惊胆战,我这旁人看着也揪心!

 靠愚弄别人那种最真切的虔诚之心来发财,如此短视的行为,必恶有恶报!如此病症,预后不良!

  良方何在?断臂求生!

  相关部门打着申遗的幌子要去拆迁兴教寺,众人皆看不懂这其中的逻辑:不拆迁就不能申遗了吗?兴教寺申遗何须断臂?

  要我看,兴教寺不必拆迁,曲江系却很有必要断臂求生。

  “夫鸡肋,弃之如可惜,食之无所得。”这种“鸡肋”是我们日常生活中经常遇到的事情,这时候就需要我们的抉择以及决断。

  如果这个鸡肋的内存太过巨大,他就成了“烫手山芋“,也就是当下曲江系在法门寺的窘境。周围的地价不升值,法门寺景区的收入不足以还贷……曲江系在法门寺景区有点玩不转了。弃之可惜:投入了三十多亿;食之无味:挣不到理想数字的人民币啊。

  当年曹操兵退斜谷,进退两难,口出“鸡肋”二字成了夜间口号,结果是班师退兵。曲江系也曾做过退出的打算,据报道,法门寺集团有意向将景区转让给寺庙或宝鸡市,但双方都没有接。猜想这其中的债务问题是最大的问题,如果转让,债务谁来还,怎么分配。已经罪恶滔天,想债务也转让他方,不痛不痒的,天底下没这么便宜的事情吧。

  法门寺景区的巨额债务严重拖累了整个集团的经济运作,已经导致曲江系虚实夹杂、气机逆乱而“很头痛”,其原因在于伸进佛门的这只黑手已经烂的良医束手,没法保守治疗了。长期进行下去,恐怕这只溃烂的“黑手”上的毒素会内逼攻心、命也难保!现在断臂,还来得及!

  在法门寺景区,这挟佛敛财可是挟持的佛舍利啊,在佛的舍利下,曲江职工假扮佛的弟子,固定“分解”任务,劝募方式将善款转入谋利商业公司,尊尊佛像有回扣人人劝募有指标。抹黑佛教的形象,愚弄别人的虔诚----因果的规律不会便宜你的。

  在《人民日报》看来,连琉球是不是日本领土都是问题,更别说钓鱼岛了。

  在我看来,一个法门寺景区已经疲于奔命焦头烂额,那就别妄想再开发兴教寺了吧。

  这不会是什么“第二法门小镇”,这是“第二法门泥潭”!

(管理学硕士:张铭)

  

责任编辑: 储外明
<<>>
22

农历十一月初十星期六

壬辰年 壬子月 丁巳日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